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文化 > 凡事认真,勇猛精进 | 教育家李叔同与他的两所母校

凡事认真,勇猛精进 | 教育家李叔同与他的两所母校

时间:2021-01-13 17:00来源:和华传媒 作者:和华编辑部

相关TAG:

上一篇:混乱:日本一边将追加发布7个府县的紧急事态宣言,一边减少新冠亲密接触者的追踪范围。

导读:1月12号日本在全国45个都道府县以及机场的检疫中共发现4541名新冠感染者。跟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最新数据,截止到13号凌晨日本新冠重症患者再增17人,达到历史最高的881人,连续9天刷新了新冠重症患者人数的最高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三连休假期刚刚结束,受假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在日本发现中国

发现中国的日本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首脍炙人口的《送别》正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主人公——李叔同作词的经典名曲。

    李叔同是近代中国最独特的全才。他日本留学的母校——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的前身),有块百年汉文碑,纪念创校校长冈仓天心的“引路人”——美国人斐诺洛萨先生;他中国工作过的母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今南京大学的前身),今年成立梅庵书院,以纪念李瑞清先生——其前身两江师范学堂老校长去世百年。这两所学校都与李叔同有密切关系:在东京美术学校留学期间及之后的李叔同,人生大放异彩;现在的南京大学校歌,是李叔同当年谱的曲。在李叔同诞辰140周年之际,聊聊他的两所母校,或许会更加明白他的教育理念,走近“教育家”李叔同。





















胡萍


安徽歙县人,华侨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南京大学文学博士,东京大学“外国人研究员”。主要从事汉语史研究,对碑刻和地域文化有兴趣。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教育家李叔同的两所母校及其他



我与李叔同的缘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送别》是我工作时的背景音乐首选,是这首歌的歌词让我第一次知道了李叔同(1880-1942)其人。2004-2007年,我在南京大学读博,又知道南京大学现在的校歌是2000年后重新确立的,其前身是南大最早的校歌——原“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南高师)”的校歌,创作于1916年前后,谱曲者是集戏剧家、文学家、音乐家、书画家等于一身的近现代文艺奇才李叔同。校歌无可替代的旋律,伴随着我、鼓舞着我读完博士。2007年以来,我任教于校址在福建泉州的华侨大学文学院。李叔同出家后,人生最后的十几年是在泉州度过的,留下众多遗迹供人遥想。濮存昕主演的《一轮明月》,很好地宣传了闽南风光,更让人对李叔同增进了解。我周末或假日常常转悠于李叔同曾经到过的地方,细细瞻仰,徘徊再三,不忍离去。
一  邂逅李叔同日本母校
2017年9月-2018年9月,我在东京大学访学。临近2018年元旦时,得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1月2日-3月4日将举办“吴昌硕和他的时代”大展,以全面呈现海派书画泰斗吴昌硕先生(1844-1927)的巨大成就,而我的住处距离东京国立博物馆并不远,但每天忙碌,竟然还未专程去参观过一次。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无论如何得挤出一天时间去看展,去膜拜吴昌硕。吴昌硕集“诗、书、画、印”为一身,融金石书画为一炉,被誉为“石鼓篆书第一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在绘画、书法、篆刻上都是旗帜性人物,在诗文、金石等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诣。前半生颠沛流离的吴昌硕到了70岁之后才真正的声名远播,且是在日本影响最大、作品流传最多的书画家,在日本受欢迎的程度无人能匹。此次展览是在吴昌硕逝世90年后,日本对吴昌硕先生艺术的系统回顾。
机会难得。我百度地图,一路走去,不知不觉走到东京艺术大学门口,我不由得停下来:这不是李叔同的母校吗?这么想着,就走进去了。转了近五个小时,才想起来应该去博物馆!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待的时间就有点短了,很可惜,但不遗憾,因为在李叔同母校的几个小时了解到许多未曾知道的信息。此后,还心怀凭吊之情专门去过东京艺术大学校园几次。
图1: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的《斐诺洛萨先生碑》(1920年立)
在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发现立于1920年的《斐诺洛萨先生碑》,碑文内容如下(原文繁体竖排且无标点):
斐诺洛萨先生碑
先生姓斐诺洛萨氏,讳越尔涅,私笃佛兰西斯格,以西历一千八百五十三年二月十八日生于米国末沙朱设州沙列谟市,我嘉永六年也。其先出于西班牙,母米国某氏。先生蚤学于哈窫土大学,专修哲学,头角崭然,以英才显。明治十一年,为我东京大学所聘来,讲哲学,论理明晰,凿凿中窾,时年二十六。受先生熏陶成家者不为尠。居数年,偶观本邦画,觉有趣味,乃比较之泰西画,讨究其特色,大有所得焉。当时我美术界索莫荒凉,独所谓“文人画行于贵绅间”。先生谓:“文人画者,是文人余技耳,不足以为真美术也。别有专门美术,即狩野、上佐、圆上等诸流是也。”于是,慨然以振兴真美术自任,或会诸流名家,或陈列新古书,评论品骘,日亦不足,遂至于风动一世。于是乎,文人画顿衰,而真美术大兴。桥本雅邦、柴田是真、川端玉章、狩野芳崖等由先生推奖,皆轰名海内外云。初先生之论出也,攻击之者纷起,而先生不毫屈,益主张其说,明治画风为之一变,先生之功不亦伟乎?先生奉职于大学,前后八年,其间研究本邦美术,造诣益深,事业愈大,遂辞大学,转任文部、宫内两省事务,鞅掌无一不关美术者。既而奉命与冈仓觉三赴欧洲。二十年,美术学校之创设也,与觉三参其商议。后为讲师,讲美学及美术史,诱导扶掖,无不致力。先是我邦诸学校皆傚米国,授铅笔画而不课本邦画。先生慨之,于演说、于谈话,大论其不可。今日诸学校之授毛笔画者,本于先生之首唱也。二十三年,先生归国,朝廷赏叙勋三等。尔来,入波士敦博物馆,任东洋美术部长。又游欧洲,为东西美术之比较研究。二十九年,再来我邦,居四年,为东京高等师范黉讲师,担任英文学,傍学易于根本通明、诗于森槐南、谣曲于梅若实。三十三年,先生归国,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讲比较文学。三十四年,三来我邦,著《浮世绘史纲》及《北齐画风变迁史》。未几,归国。方是时,先生既郁然成家,名声籍甚,请业者冠盖相望。先生在此间著《东亚美术史纲》,是为其毕生大事业。四十一年春,三游欧洲,研究和兰独逸等之美术。九月,在伦敦,将以二十三日归国。前二日,俄发疾而逝,享年五十有六。时继配某氏从先生在伦敦,乃假葬之。先生深信佛教,受戒于园城寺长吏樱井敬德阿阇梨,法号曰谛信。曾游于其所,住法明院。园临湖水,风景绝佳。先生叹赏曰:“吾他日得托骨于此,则足矣!”于是诸友与某氏谋,改葬遗骨于法明院。客岁夏,吾往访法明院,谒先生墓。墓在深林中,幽邃静寂,一仙境也,足以慰先生之灵矣!今兹九月二十一日,值先生十三忌辰,门人有贺长雄、大村西崖、冈仓觉平等相谋,欲建碑于美术学校内,以传先生伟绩于后世,属文于余。余亦曾受业者,岂得以不文辞之乎?乃叙先生事业之要,系之铭曰:学贯古今 识该两洋 踔厉风发 论议堂堂 虽有异说 如灵沃汤日东艺术 由此扬光 叡岳魏巍 太湖泱泱 先生之业 山高水长大正九年岁次庚申八月七日从三位勋二等文学博士井上哲次郎撰从五位勋五等大村西崖敬书广群鹤刻
初见此碑,很是诧异,因为①它的形状不规则,与中国常见的石碑很不一样;②碑很高大(可能有3米多高),且上方有像,是直接在石碑上雕镂的;③此碑附近的胸像或头像不少,而碑文仅此一块。初读碑文,有点不知所云,因为对这个碑主一无所知,感觉自己的世界地理和外国文学之类的课程完全白学了,也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汗颜。不甘心,读第二遍,竟被感动了。读第三遍时,心中发誓:“一定要把此碑介绍到中国!”拙著《东京汉文碑》(中山大学出版社2020年)收录此碑(第255-258页)。其实,在2018年7月17日应邀做汇报时,面向东京大学文学部中国语中国文学研究室的部分师生,我曾经介绍过此碑。 

图2:2018年7月17日我在东京大学汇报时的PPT首页
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的方方面面,今人或研究或挖掘,不计其数,但这个碑文因为与李叔同似乎没有直接关系,关注度不高。但其实,此美国人碑主Ernest Fenollosa(1853-1908),不仅是东京美术学校创校校长冈仓天心(1863-1913)的老师,关键是他有国际视野,阅历丰富,博学多才,汉学功底深厚,见解犀利独到,又有“社会进化论”眼光,对日本的帮助与贡献绝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这也是去世十三年后还被立碑于校园的原因之一吧。李叔同留学日本期间(1905-1911),斐诺洛萨先生客死欧洲(1908),追慕、感恩他的学生辈,第二年移葬他的遗骨到法明院,这件事应该是当时的东京美术学校的“大事件”,李叔同不可能不知道。尽管也许李叔同没有直接得到过这个美国人的教诲,但此人对日本(甚至东亚乃至亚太)教育界、文化界等的影响巨大且深远,可谓“斐诺洛萨和他的时代”。李叔同的老师辈中不乏该美国人的学生,今年适值立碑一百周年,希望拙著《东京汉文碑》第87方碑对它的介绍可以起到抛砖引玉之效。
李叔同在斐诺洛萨先生倡导、影响下出现的时代大氛围与校园小环境中留学、生活,朝朝暮暮,耳濡目染,本就艺术细胞强大的李叔同如鱼得水,发展得顺风顺水,技艺突飞猛进是必然的。留学回国后,李叔同先后在杭州和南京任教。执教的日子里,不知李叔同思念日本母校不?
二  李叔同的南京母校
我自2007年离开母校南京大学后,十几年里再没回去(或路过),不思念是不可能的,那怎么办呢?方法一,听校歌,以慰相思;方法二,从深度与广度两方面了解母校——南京大学校史。博士阶段受到的训练引发的“强迫症”此时发酵了——听着气势恢宏、令人心潮澎湃的南京大学校歌,一组问题总牵引着我:南大现在的校歌沿用的是南高师的校歌,是由南高师首任校长江谦(1876-1942)作的词,那么,江谦何许人也?他和李叔同什么关系?这首校歌的背景如何呢?
这涉及南京大学办学史。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是在“两江师范学堂”的原址上所建,而两江师范学堂应运而生于图强思变的清末中国。古代南京大学,经历了四阶段:①吴永安元年(258年)孙休诏立五经博士所创“国学”;②晋代与宋、齐、梁、陈四朝南京“太学”;③明南京“国子监”;④1650年明“国子监”改为清“江宁府学”。
三江师范学堂是南京大学可以追溯的作为近代新式学堂最早的前身。1901年,经刘坤一和张之洞联奏提出“兴学育才”办法四条,清朝酝酿新学制,1902年颁布“壬寅学制”,1903年仿照日本学制拟定“癸卯学制”,《奏定学堂章程》为中国政府最早正式颁布并在全国实施的近代新式学制。1903年3月,魏光焘继刘坤一、张之洞出任两江总督,继续仿照日本东京大学建造学堂。1903年9月,“三江师范学堂”正式成立,1904年11月首届学生正式开学。它效法东洋,最初聘请了70位中国教习(实际任教者26人)和11位日本教习。三江师范学堂聘任的日本教习具有较高的水准,第一任总教习菊池谦二郎曾任日本高等学校的校长,继任总教习松本孝次郎为前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总教习;在首批11位日本教习中,有8位学士,分布于文、理、工、农、医、法、教育等多个学科领域。
1906年5月,三江师范学堂易名为“两江师范学堂”,生源同前,李瑞清(1867-1920)出任监督。他创设中国高等学校中第一个图画手工科,并设音乐副科,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代近代化的美术师资和艺术人才。至1911年初,学堂有中国教习23人(另有翻译11人,编译1人)、日本教习8人,西洋教习3人。因辛亥革命,1911年底两江师范学堂陷于停办。
两江师范学堂1906-1912年的校长李瑞清,号梅庵,自称梅花庵道人,时人皆称“清道人”。他是清末翰林——1893年考中举人,1895年中进士,是中国近现代教育家,还是文物鉴赏家、书画家,书画界名声显赫——他倡“书画同源”之说,是中华书坛的一代宗师,是中国高等书法教育的先驱,其书法被誉为“秀者如妖娆美女,刚者如勇士挥槊”,与吴昌硕、曾熙、黄宾虹并称“海上四妖”,胡小石、张大千等艺术家皆出其门下。
李瑞清1905年初任“两江师范学堂”监督(即校长),1906年正式上任。上任后,他提高师资水准,广延名师——亲赴东瀛,聘请日本教习传授西方科学和近代工艺,团结同仁,大兴土木,广建校舍;改革学制,添置设备,增设科目——亲自讲授国画课,增设音乐科,培养了中国最早的近代美术师资和艺术人才。在他的悉心主持下,两江师范学堂成为名副其实的江南第一学府:声誉卓著,学生成绩为江南各高校之冠;名师汇集,培养出了许多著名的学者和专家。李瑞清以“视教育若生命,学校若家庭,学生若子弟”自勉,以“嚼得菜根,做得大事”为校训,“俭朴、勤奋、诚笃”为校风,倡导“匡时而振俗”,主张融会贯通中西之学以造就“中国之培根、笛卡尔”,为近代南京大学风品之雏形。今南京大学鼓楼校区石碑“两江师范学堂”,六个魏碑体字,已历风雨105年,即李瑞清在任上所写。

图3:南京大学鼓楼校区李瑞清手书“两江师范学堂”石碑(源自网络)
1912年,两江师范学堂蒸蒸日上之时,因为辛亥革命爆发,李瑞清辞去两江师范学堂监督职务,飘然而去。战乱之中,两江师范陷于停办。直到1914年,原两江优级师范学堂改建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1915年开学,才复续学;再后1921年改建为“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更名“中央大学”,1949年易名“南京大学”,学脉循时承传。
1920年,李瑞清病逝。因对南京感情深厚,遵其“归葬金陵”的遗言,挚友曾熙、弟子胡小石等将其安葬于南京城郊牛首山。为表彰其办校功绩——中国近现代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改革者、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先驱、中国现代高等师范教育的开拓者,南高师当时建“梅庵”以志怀念两江时期的教育传统已成为南京大学宝贵的精神财富,今年适逢李瑞清“老校长”逝世100周年,南京大学以各种方式缅怀他。
2020年9月23日,南京大学文学院成立“梅庵书院”,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莫砺锋任首任院长。梅庵书院以“励志立品,敬业乐群”为院训,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是“一个实体两个名称”。莫砺锋院长称李瑞清先生清操自守,其人格操守值得今人学习;说非常希望从南大文学院、梅庵书院走出去的学生,在人格方面要有南大的特色。
2020年11月11日,“墨韵梅香——纪念李瑞清先生逝世一百周年书画文献展”在南大仙林校区美术馆拉开帷幕。此次展览深刻彰显了李瑞清在书画界开宗立派的重要历史地位,全面展现出先生的造诣和影响力,及其作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先驱和高等师范教育开拓者的风骨。
薪火相传。两江师范学堂1912年停办了;1914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接过了接力棒,首任校长是张謇(1853-1926)的得意弟子江谦(1876-1942)。张謇是1894年状元,清末民初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江谦是徽州婺源江湾人,近现代著名教育家,中国近代教育事业的先驱。他少年颖悟,在崇明瀛洲书院读书时,受到张謇的赏识。1902年,张謇在南通创办我国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今南通高等师范学校),邀请江谦任教,并委以重任——先是任国文课教习,1907年担任学校监理,1914年担任校长;同年,江谦被任命为江苏省教育司司长。江谦主持通州师范学校工作期间,一贯以身作则,按王阳明“知行合一”教育诸生,以“能耕能学”四字训,矫正袖手空谈之旧习,弘扬务实精神;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与日籍教师一起倡导教学改革,试行日本师范教育经验,并制定校训、校歌,作为学校精神的象征。
江谦始终把教育事业作为自己最崇高的目标,于1914年迎来了他教育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刻。1914年7月15日,江苏巡按使韩国钧委任江谦为校长,勘察两江师范学堂校舍,筹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江谦于1915年1月17日到任。同年,李叔同应江谦之聘,兼任南高师国画音乐教师。1915年9月10日,南高师开学,首届学生110人。江谦任南高师校长时,注重德智体全面发展,提倡“三育并举”。他很重视对学生的品德教育,亦十分重视实学,开全国风气之先。1915年设立的体育科,为中国高等体育教育的开端。
1916年,由江谦作词、李叔同作曲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歌》就应运而生了。那问题来了:①江谦为何要创制校歌呢?这与他此前的经历有关。②李叔同为何搭档为校歌谱曲呢?这与李叔同的教育理念有关,也可见二人是“同志”。江谦的恩师张謇1903年曾经赴日考察,日本的教育和富强以及二者的关联,对张謇不无启发。受张謇器重,江谦担任通州师范学校校长,期间,他与日籍教师一起制定校歌,作为学校精神的象征。通州师范学校的办学效果,检验了校歌的正面积极作用,所以他想复制、移植成功的做法。
“江南硕儒”江谦以深厚的国学功底与一腔爱校热情写作了《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歌》这首骚体歌词。虽只有73个字,但内涵丰富,充分反映了南京大学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历史与传统,折射南高师特殊的历史文化背景,更体现出南高师的教育理念。吟唱这首歌,我们仿佛可以看到长江之滚滚波涛和楚地吴越之风俗,仿佛看到了在悠久的金陵城中“千圣会归”和“集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壮观场面。文辞流畅又音韵和谐,庄重典雅又铿锵有力,浓缩古训古义,气势巍峨磅礴,反映中国哲学的经典精义,读来朗朗上口,听起来有厚度,自有大家风范。 

图4:今《南京大学校歌》,江谦作词、李叔同作曲(源自网络)
校歌歌词江谦自己创作,谱曲则另请高明,留日“海龟”李叔同是最佳人选——江谦聘李叔同为南高师的图画音乐老师外,还请李叔同为校歌谱曲,此举说明二人的教育理念很接近,对校歌的认识颇有一致之处。李叔同没有让江谦失望。李叔同是中国近现代独一无二的文化奇才,他谱的曲,浑厚而有力,朴实却悠扬,很好地契合了歌词。《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歌》歌词意境深远,曲调明快清新,且词与曲珠联璧合,是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是大学校歌中的精品佳作。它2001年被定为南京大学的校歌,至今被南大学子传唱,延续了百余年的薪火和文脉。
三  教育家李叔同的音乐教育情结
祖籍浙江平湖的李叔同出生在天津富商家庭,沾染着传统的书香文墨气息,从小就与众不同,无论是写诗作文还是书法古画,他样样精通;无论在天津还是上海,他都是文艺圈、文化界的活跃分子,辅仁学院、南洋公学、东京艺术大学等都以他为荣。而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李叔同,他的许多成就是他留日回国后取得的,他的贡献往往可溯源到他的留日经历,所以留学的母校显得很关键。
李叔同1905年留学日本,1906-1911年在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前身)学习油画,其创作《半身裸女》收藏在中央美院美术馆,是馆内的镇馆之宝。但李叔同绝不是画地为牢、混学位之人——“学海无涯”是李叔同的注脚。全能才子李叔同留学期间创新性、参与意识极强,比如他主演的话剧作品《茶花女》是中国人自己编演的第一部话剧,他创立的“春柳社”是我国第一个话剧团,他把话剧带到中国,给当时的中国文学领域带来很大的影响,是我国话剧事业的先驱。
不仅如此。李叔同在音乐方面的造诣(他填词的《送别》传唱度极高可见一斑),原因一方面是在出国前就很有基础,另一方面,日本的音乐教育对他的影响不容小觑。他1916年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校歌谱曲,其实应该受到了与东京美术学校毗邻的东京音乐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音乐学部前身)的影响,或者说受到日本的音乐教育的影响。多才多艺的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已经大显身手,远近闻名,是当时的清国留学生中的风云人物,是校园内外明星般的存在,这得益于他的博学多能、触类旁通。东京音乐学校和东京美术学校都是东京艺术大学的前身,二者发展为东京艺术大学的音乐学部和美术学部,仅隔一条马路相望。在音乐学部的醒目位置,有东京音乐学校的首任校长伊泽修二(1851-1917)的雕像。李叔同应该在国内早就知晓伊泽修二,一条马路也阻隔不了用心求学的李叔同,更何况“社会是所大学”。
日本的学校教育制度是模仿法国的教育制度建立起来的,但在音乐教育内容、教学方法等方面更多地是受美国的影响。但音乐在日本早期的教学中并没有重视。随着明治前期西洋音乐开始传入日本,日本也开始从被动到主动接受音乐的熏陶,并慢慢引进音乐教育,在模仿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音乐教学方法。在日本的音乐制度建设和学校音乐教育方面,伊泽修二的贡献很大,他为日本近代教育基础的奠定立下“指导者”的功劳,音乐仅是其中一个方面。
伊泽修二曾留学美国(1875-1878),是日本第一届公费留学生。他就学于马萨诸塞州的普里基奥塔师范学校,随有“美国音乐教育之父”之誉的美国音乐教育家洛威尔·梅森(L.W.Mason,1828-1896)学习音乐。回国后,他开始编写《小学唱歌集》,从这时起,日本学校的音乐教学真正开始实施。1879年10月成立文部省“音乐调研所”(1887年更名为“东京音乐学校”,后发展为东京艺术大学音乐学部),由东京师范学校校长伊泽修二兼管。从此音乐师资的培养和中小学音乐教材的编选工作走上轨道,专业音乐教育也初具规模。明治13年(1880),伊泽修二向日本文部省举荐自己的美国老师洛威尔·梅森担任“音乐调研所”的音乐教师,引进由法国教士J·J·苏艾蒂发明的简谱植入日本教育体系。梅森在日本的两年期间,为日本音乐教师的培养和唱歌教材的研究、编写作出了贡献。音乐调研所实现了培养教员和音乐家的使命,在这个西洋音乐的传入和音乐教育引进、模仿的大发展时期,音乐调研所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音乐进入近现代发展阶段,其基本特征是:日本急速汲取欧美音乐文化,从而形成延续至今的“邦乐”(传统音乐)与“洋乐”并存的局面。1872年,日本政府开始引进欧美音乐教育制度,规定在中小学设立音乐课程。明治24年(1891)文部省颁布《小学校教则大纲》,关于音乐课作了如下规定:“通过唱歌,练习耳音和发声器官,学会唱简单的歌曲,培养感知音乐的美,涵养德性。初级小学的课程中增加唱歌课,不使用乐谱,教授简单的单旋律歌曲。”“歌词及曲调,尽量择用本国的古今名作,以高雅的情趣使儿童心情快活纯美。”可见音乐课的基本特性已经形成。
通过音乐课“感知音乐的美”、“涵养德性”的目标,很容易产生共鸣;简谱植入日本教育体系后,被中国早期留学日本的留学生带回中国,并在中国的学校普及:1904年沈心工(1870-1947,有“学堂乐歌之父”之誉)编著出版的《学校唱歌集》是中国最早自编的一本简谱歌集,之后逐步普及到各地的学校。在此之前,中国的乐谱使用的是工尺谱。
受“教育救国”思想的感召,沈心工于1902年4月赴日留学。在日本,给了沈心工最大触动的,是在学校教育、政治宣传和人民生活中发挥着巨大作用的乐歌活动。这种朝气蓬勃、热情向上的学校唱歌,对积贫积弱、民心涣散的中国人来说,不啻为一剂救世良方。于是沈心工组织中国留学生成立了“音乐讲习会”,专门聘请日本音乐家为师,研究中国乐歌的创作问题,这是国人举办近代音乐讲习活动的首创。我国近代音乐史上最早的乐歌之一《男儿第一志气高》(此歌后来在国内广为传唱,初名为《体操/兵操》),就是沈心工当时的第一首习作。1903年2月,沈心工回到国内,执教于南洋附小,一干就是24年!他首先在自己的学校里设置“唱歌”课,以推动乐歌浪潮。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的记载,这是我国小学设“唱歌”课的开端。这一创举很快就在全社会获得了热烈的响应。沈心工身体力行,一生作有乐歌180余首。其作品风格典雅隽永,词曲配合贴切,易于上口,因此在社会上流传极广。
沈心工的创造性举动以及声誉鹊起,其“南洋公学校友”李叔同应该是完全知情甚至羡慕不已的,“见贤思齐焉”。李叔同被视作中国“学堂乐歌”最为杰出的作者,而且较早注意将民族传统文化遗产作为学堂乐歌的题材。他于1905年编印出版的供学校教学用的《国学唱歌集》,即从《诗经》、《楚辞》和古诗词中选出13篇,配以西洋和日本曲调,连同两首昆曲的译谱合集而成的。其中的《祖国歌》,还是当时为数较少、以中国民间曲调来填词的一首学堂乐歌,激发了学生的爱国热情。不久他东渡日本,学习西方音乐、美术、戏剧理论,主攻钢琴。期间曾创办中国第一部音乐刊物《音乐小杂志》,竭力提倡音乐“琢磨道德,促社会之健全,陶冶性情,感精神之粹美”的社会教育功能。因此他的乐歌作品广为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喜爱。
网上有的资料提及留日的李叔同师从川上音二郎攻音乐,但基本上一笔带过,甚至名字有错,或是生卒年有较大出入。出于对李叔同的老师的尊重,实在有必要完善更新相关信息。刚巧拙著《东京汉文碑》第82方碑就是《川上音二郎君之像》(见第237-238页)。虽然是移葬立碑,但此举是同时代“诸同志”促成,则碑文“多足依据”,特展示如下(原文繁体竖排且无标点):
川上音二郎君之像川上君,讳音二郎,号叹水,辛藏君之子也,筑前博多人也。以元治元年正月九日生,幼而颖悟。始学于神港学校,后入福冈中学,不卒业而退。维时“自由”“民权”之论风动一世,君慨然求交于天下志士,广论时事,目无王侯,为官所忌,下狱前后经二十八次。既而,忽有所悟,身入梨园,创开“新剧”,名声啧啧。君更欲研究海外之“演剧”,先航于佛国,继游欧米二次。其演技,佛国也,大统领赞赏不置,赐以文部金章。而在露国,亦受皇帝皇后雕纹章、金时计之优赏。英之皇帝,亦与皇后共赐观览,洵可谓光荣之极矣。乃归来,技愈精妙,俾我国梨园开一新面目,以至于今日焉。当世推君为“新剧之鼻祖”也,宜哉。君殁于明治四十四年十一月十一日,享年四十八。今诸同志胥谋铸像,建于高轮泉岳寺,嘱吾侪记其颠末,谊不可辞,乃书以志之。大正二年六月,从二位勋一等子爵金子坚太郎从三位勋一等子爵栗野慎一郎 同撰大正三年九月,高轮泉岳寺自移之建设者:新派俳优惣代藤泽浅二郎、高田实伊井蓉峰囗囗囗

设计监督囗囗囗囗囗囗

 李叔同留学初期创办的《音乐小杂志》是我国第一本音乐期刊杂志,在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有其独特的历史地位。《音乐小杂志·序》不过五百余字,文笔俊秀、思路清晰、寓意深切,被看作是研究李叔同音乐理念的不可多得的文献。序中提出音乐“琢磨道德,促社会之健全,陶冶性情,感精神之粹美”的社会教育功能,至今没有过时,可见李叔同的远见卓识。

图5:见于东京谷中灵园的《川上音二郎君之像》
留日归来的李叔同,无论在杭州还是在南京执教,被聘为音乐教师,都是双向选择,是他试图实现人生理想的主动尝试。至于填词《送别》,仅是小露一手;与江谦合作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校歌,是“同志”间的惺惺相惜,是两位高手的“珠联璧合”,是一时翘楚的人尽其才。对中国音乐教育的贡献,是“教育家”李叔同的一斑而已。
无论学生身份的母校还是教师身份的母校,李叔同都是杰出校友。李叔同代表一个时代。李叔同千古!
【结语】今年适逢李叔同140周年诞辰,网上的纪念文章和介绍文字比比皆是。而我与李叔同有很多“缘分”——最爱听的歌曲《送别》是他作词,母校南京大学的校歌的谱曲人是他,工作所在地泉州是他最后十几年生活的地方,遗迹尤其“弘一体”墨宝众多。到东大访学,也阴差阳错地走进他的母校,还前后光顾多次,感慨良多。李叔同的表现当然不可复制,但他的成就其实也离不开母校的熏陶,是社会大环境使然,是时代造就。今借征文(2020全国李叔同教育思想研究征文活动)之机,抒发追慕之情,以缅怀教育家李叔同,纪念他和那个时代。 【说明】本文撰写过程中,参考了许多网络资料,恕不一一注明出处。




往期精选


《和华:中日新时代》单行本面世——抚今思昔,共创未来

《和华》专访刘慈欣:日本再掀《三体》旋风!

【视频】和華姬入驻b站&腾讯!日本突然刮起“中式妆”风潮?

【视频】《和华》官方Youtube频道“和華channel”上线啦!

思所未思谓之禅:黄檗宗万福寺住持近藤博道论禅

在日本发现中国:你所不知道的黄檗文化(一)





更多精彩内容,快扫描下方二维码订购吧~






分享、在看与点赞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好盆友~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百合根 |吃了一万年西芹百合后,你不想知道百合的另外99种做法吗?

导读:还记得去年风靡一时的 《东京大饭店》 吗? 片中上镜率颇高的Quintessence招牌菜 “山羊奶巴伐露” 令人印象深刻,以京都的鲜羊奶配法国橄榄油和盐之花,佐夏威夷坚果片与百合,勾勒出一个味道清浅、意蕴深邃的素白世界。 via:Quintessence 看完这道菜,大

推荐内容
  • 深度丨 这个“寺”

    第一次听到“吉祥寺” 还以为是日本哪个有名的寺庙 加上名字如此福气,让人不禁好奇 ...

  • 最近两周,约100名

    最近两周,有100名左右在日华人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是来自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微信...

  • 有钱的日本人为什

    有数据显示,日本是人均自行车拥有量排名亚洲第一的国家。 由图可知,日本排在世界第...

  • 那些日本人视为“

    近年来,访日外国游客数量猛增,而日本料理在海外颇有人气,同时因其健康的食材及烹调...

  • 与英国南非不同 日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10日表示,从巴西...

  • 深度丨99%的人都不

    来源:日本国家旅游局 在关西的熊野地区, 坐落着三座神山, 由1000多公里的熊野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