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社会 > 发达国家中死刑支持率最高的日本,也准备废除死刑了吗?

发达国家中死刑支持率最高的日本,也准备废除死刑了吗?

时间:2021-01-12 17:30来源:一览扶桑 作者:姜建强

相关TAG:

上一篇:2021日本成人节,满街依然还是“花姑娘”

导读:昨天(1月11日)是日本的成人节,因为受新冠病毒感染(紧急事态宣言)的影响,许多地方政府都取消了成人仪式的举办,也有些地方采用延期的方式,当然也有一部分地区如期举行……仍然可以看到满大街的“花姑娘”。 AKB48成人式 2021年横滨市成人式 “成人节”

  

一览扶桑

从日常开始,带你重新发现一个深度日本

20年前——


2000年12月30日深夜。在日本东京世田谷区上祖师谷三丁目,发生了宫泽一家四口被残忍杀害的血案。倒在血泊中的长女只有8岁,长男只有6岁。由于案发当日距敲响21世纪的钟声还不到30个小时,因此这一案件又被称为“20世纪最后的未破悬案”。

世田谷一家杀害事件的案发地

去年12月30日是灭门惨案的20年。虽然凶犯留下满地的线索,但日本警方就是破案无门。20年来,东京警视厅先后派出28万人,参与调查超过1.36万条可疑人物线索,对照超过5000万个指纹和130万组DNA,与案件相关的资料量更是庞大得需要另开空房储存,悬赏金也已提升至史上最高的2000万日元(约合125万元人民币)。但是,20年后的今天,凶犯是谁?为什么要杀这一家四口?依旧迷雾重重。或许,凶犯早已不在人间。或许,凶犯还潇洒地活在日常的每一天。是凶犯有三头六臂太过狡猾?还是警方的侦案一开始就陷入了误区?每年的12月31日,日本的电视台都要在新年钟声敲响前夕,重复播放这条新闻,不忘提醒人们尽可能的再提供线索。而已经90多岁的受害者的老母亲,则弯着腰无比凄惨无比悲凉地重复着每年同样的话语:快快缉拿犯人;犯人快快自首。


20年来,“世田谷灭门惨案”成了全体日本人挥之不去的恐怖的“国民心病”。而这一“国民心病”又情感性地转换成一种同态复仇的全体社会意志,其结果就是每年赞成死刑制度的人数总是居高不下。据统计,日本有高达80%以上的死刑支持率。作为不可忽视的民意的一部分,执政的自民党自然不敢轻视怠慢,所以每年都有死刑判决每年都有死刑执行。这固然迎合了民意但逆袭了世界文明的主流。截至2018年2月,全球195个国家中只剩下56个国家有死刑。而在G7中,只有日本和美国有死刑。但美国在2017年中只有5个州执行死刑。这也是只要日本每执行一名死刑犯,欧洲的“废死派”们就要发一份谴责文的原因所在。当然这也是令日本政府头疼的。一向不甘于在世界文明大道上落伍的日本人,则在死刑问题上被人权卫道士们骂为“老土”,令其不爽是个事实。因为同在东亚的韩国,虽未宣布废除死刑,但自1998年以来再也没有执行过死刑,等于事实上的废除。韩国能做到的事,日本为什么做不到?日本人权律师们的思路由此生出。

《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中,明确记载着禁止死刑的条款

但就在去年,即2020年的一年中,日本没有执行死刑。这是自2011年以来9年之后的“未执行年”。尽管在全国的7个拘置所里,单独关押了110名等待执行的死刑犯。逻辑地看,只要法务大臣大笔一挥,这些死刑犯随时都有被绞死的可能。但法务大臣就是迟迟不签字。日本的“废死派”们为此兴奋,认为这是新冠疫情下日本唯一的一个亮点。有人甚至解读成这是政府有意朝向废除死刑迈开的一步。尽管日本人大多数都赞同死刑制度,但赞同死刑制度与赞同死刑执行,有的时候在观念层面上并不是一回事。


日本在停止了3年4个月的死刑执行后再开,是在1993年。直到2019年为止,除去2011年未执行死刑,日本连续25年对130名死刑犯执行了死刑。在日本,为彰显法务大臣的权力,规定死刑执行需有法务大臣签署的执行令。日本刑事诉讼法规定,死刑判决确定后必须在6个月内执行。但从日本的司法实践来看,没有一名死刑犯是在半年内被执行死刑的。如在最近10年内被执行的48名死刑犯,平均关押期是7年4个月。现在收监的110名死刑犯,平均年限已达12年9个月。这里就提出一个问题:法务大臣签署执行令的基准是什么?实际上并不存在明确的基准,但多少与法务大臣的心境与思考力有关,则是不争的事实。


2005年10月,自民党政权的杉浦正健在就任法务大臣时发表谈话,明确表明拒绝死刑执行令的签署。说这关乎“心灵问题、哲学问题和宗教问题”。谈话发表后引发舆论不满,成了问题。成了什么问题呢?成了法务大臣公然拒绝履行法律规定的职务问题。于是表面上只得做出了撤回发言收回影响的做法,但在11个月的任期内就是没有签署死刑执行令(任期内不签署死刑令不构成违法)


2009年9月上台的民主党政权,其法务大臣也是对死刑执行持慎重态度的居多。如民主党政权的第一任法务大臣千叶景子,原本就是一位“废死论”者,也属“推进废除死刑议员连盟”中的一员。但在2010年7月,千叶景子签署了对2名死刑犯的执行令。正当人们感到疑惑之际,传来消息称法务大臣去刑场观看了死刑执行(绞刑)的全过程。这位佛性很重的女大臣事后对记者说,去刑场是为了让国民更广泛地议论死刑制度。之后她还举办了“思考死刑存废制度”的学习会。这年的8月,在千叶大臣的授意下,东京拘置所的刑场首次向媒体公开——绞刑的“执行室”与宗教的“教戒室”。显然,这样做是为了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唤起对死刑执行的恐怖,从而加深认识存废问题。2011年1月就任法务大臣的江田五月,也在就任会见中感言“死刑是带有很多缺陷的刑罚”。这句话也引发了诸多混乱,最后也不得不撤回发言。不过,2011年这一年确实没有执行死刑,也就是说江田五月没有充当国家的“刽子手”。当问其不签字的理由,江田大臣说:“千叶景子前大臣举办的学习会还没有结束,当然不便死刑执行。”

日本死刑犯拘留所之一:札幌刑务所

从自民党再度夺回政权的2012年开始到2019年,9名法务大臣对46名死刑犯签署了死刑执行令。至于2020年没有执行死刑,笔者以为基于如下二点:


首先是去年年初安倍政权此前决定延长东京高等检察厅检察长黑川弘务的退休年龄,遭到在野党的反对,并对法务大臣森雅子提出了不信任议案。由于自己的地位不稳,导致这位大臣无心也无意签署死刑执行令。要知道森雅子在2019年10月31日就任法务大臣后的12月24日,就签署了对两名死刑犯的执行令。其中一名是中国籍男子魏巍。他在16年前参与了在福冈杀害一家四口日本人案件而被判处死刑。森雅子就任不到两个月,就毫不犹豫地签署了死刑执行令,不得不让人对这位日本女法务强人刮目相看。但她在位不到一年就下台了。   


其次是安倍首相在去年9月因病退阵菅义伟上台。安倍内阁总辞职后组成菅内阁,法务大臣由森雅子又换上了已担任过二任的上川阳子。同事们都知道她是死刑犯的“杀手”,法务省内也在猜测年底肯定会签署死刑令,为此准备着执行的诸多事务。但最终上川大臣还是放弃了签署。最大理由可能是疫情第3波来势凶猛,每天的新冠死已经够多,若再添“人为”的死刑执行死,恐怕有违社会总意。不过上川阳子在2017年签署过两名死刑犯的死刑执行令,2018年又签署了对奥姆真理教主要成员13人的死刑执行令。也就是说她手上有15条人命,超过了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弟弟鸠山邦夫。他在担任法务大臣期间的2007年处死了3人,2008年处死了10人,共13条人命。当时的《朝日新闻》发表文章,讽刺鸠山邦夫的别名应该叫“死神”。鸠山为此不快地敲着桌子大叫:难道他们是被死神带走的吗?由于上川大臣“杀人”过多,坊间有说法认为这位女法务强人一辈子都要受到警卫保护才行。这样看日本女人还是比日本男人冷血无情得多。

日本现任法务大臣上川阳子

问题是这位大臣今年会签署死刑执行令吗?让我们先来看看日程。或许有疫情的变数,但计划中的7月份,东京要举办奥运会。奥运会的一个理念就是和平就是不见血腥。从这一观点看,在奥运之前签署死刑执行令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会引发已经废除死刑国家的反弹,不利奥运的和谐与清明气氛。奥运结束后,首相菅义伟的任期也就到了。9月面临选举。菅无论连任与否,内阁总要解散再组阁,到时上川是否还连任是个问号。无论是连任还是新任,看来都要到今年年底才有死与活的动静。如果上川连任,依她一贯的“政治正确”,年底可能会签署一到二名的死刑令。如果是新任,则今年也是死刑“未执行年”的可能性很大。


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死刑废止日。去年的这一天,日本基督教正义与和平协议会旗下的“请求废止死刑部会”,给第三次担任法务大臣的上川阳子递交了请愿书。请愿她在任期中不要再签署死刑执行令。请愿书这样写道:“作为法务大臣握有的强力权限,不应该用于杀人而应该用于让人存活。法务大臣应该守卫所有人的生命。”这段话的潜在意义再明显不过了:国家不能成为制度性杀人的主体。这位女大臣能听进多少能理解多少?或者倒反生出无可名状的逆反?不过,百年来日本学界围绕死刑的存废展开争论,其争论的最大结果,现在来看就是日本彻底摒弃了“杀人偿命”的因果报应主义思想。这表现在量刑上杀一人基本不偿命,杀二人视情节轻重可在无期徒刑与死刑之间展开法庭辩护。这也是前几年轰动一时的“江歌案”,其受害者母亲(女儿江歌在东京被杀)怎么也想不通的地方:杀人何以不偿命(杀人犯陈世峰被判有期徒刑20年)

世界各国死刑图示。蓝:废除一切死刑;绿:废除非特殊时期罪行的死刑(特殊时期包括战时等);橙:实际上(非法律上)已废除;红:法律规定死刑。

是呀,杀人何以不偿命?这就是烧脑的地方。一般而言,受害者所背负的社会的处罚情感,最后都会归结成国民总意。这时国民总意就替代受害者背负社会的处罚情感。而死刑恰恰是国家行为的稀释国民总意与平息社会激愤。这就在逻辑层面为死刑找到了终极依据:通过杀人的法律力量,唤起人们“不可杀人”的意识。也就是说,死刑的杀人是为了不再杀人,从而最低限度地起到维系社会安全和人人共存的局面。但这里的深层问题在于,受害者的社会的处罚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走向平稳走向消沉而成为弱势,从而影响国民总意的转向或消解。杀一人可以不偿命的可能性就从这里生出。再推而广之,废除死刑的可能性也是从这里生出。


确实,如果流于法理和伦理层面的讨论,那么“废死论”的精彩度肯定要超过“存死论”。但如果仅限于受害者的情感论,那么“存死论”将永闪真理之光。如何既是理性的又不失情感的,如何既是历史的又是现实的,将“存废”放置于一个人人都可窥视到的界面上,就显得格外重要。就日本而言,现在的死刑制度本身也确实存在太多的不透明之处,刑场向媒体开放还非常有限,一般民众的参观还遥遥无期,死刑犯的日常生活以及结束生命的真实情景,都还蒙在厚厚的面纱之中,从外部难以窥知。如日本用绞刑作为死刑执行方式。但有学者指出这有违反宪法第36条所禁止的“残酷刑罚”之嫌。但在目前除了绞刑之外,找不到更为人道的执行方法也是个事实。于是从2017年开始,日本法务省悄悄开始对美国的药物注射的死刑执行方法进行相关信息的收集。这就表明政府有用药物注射取代绞刑的思考。然而药物注射也有其无法克服的局限。总之,问题或许在于,用他力突然终止一个鲜活的生命,不可能存在一个所谓的最人道的方式,而只能是较人道或更人道的量上的微差而已。


在东京,有一本1981年创刊的杂志《创》。这本杂志最大的特点就是为死刑犯们的狱中手记提供发表园地。如该杂志曾发表过连环诱杀4名女童,已在2008年被执行死刑的宫崎勤的狱中手记《现在还在梦中》,发表过在咖喱饭里放毒杀死4人的死刑犯林真须美的《和歌山咖喱事件 狱中来信》,引起巨大的社会反响。该杂志还准备在今年第2期发表寝屋川杀死2名中学生的死刑犯山田浩二的手记。这家杂志之所以热衷为死刑犯发声,其主编篠田博之说,在发达国家中日本赞同死刑制度的人数为最多。这是不可思议的。这表明很多日本人并不知道日本死刑的真实状况。死刑犯是怎样度过每一天的,他们又是如何思考的,没有人知道。这位主编说,再是罪大恶极的死刑犯,面对每天有可能降临的死,都是非常沉重非常恐惧的。他举例说,那位在祭祀活动上无差别放毒的林真须美,够凶狠够冷血了吧,但在下达了确定死刑判决后,她也恐惧得整夜睡不着觉。著名的法庭记者一桥文哉在奥姆真理教教主等人被执行死刑后,出版了《何为奥姆真理教事件》(PHP出版 2018年),书中写道:2018年7月6日上午7点半过后,刑务官来到麻原单人牢房的窗口处,大声说“出房”。之后两位刑务官打开牢门架着麻原走出。麻原明白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但嘴里还不示弱地骂着“畜生,快住手”。在行刑室内,刑务官面对麻原宣布:“松本智津夫君,非常遗憾,法务大臣的执行命令下达了。与您永别了。”像这样的行刑细节,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何为奥姆真理教事件》,一桥文哉著,PHP出版,2018年

笔者曾在2018年撰文认为,日本开始处决麻原等死刑犯,并不是要重走大开杀戒之路。在处置了奥姆真理教核心成员之后,日本的司法会慢慢地走向事实上的“重无期徒刑”(刑期过程中不可假释)之路。去年日本没有执行死刑,就多少验证了笔者这一观点。先对死刑犯少执行或不执行,然后水到渠成地走向废除死刑制度。毫无疑问,这是日本法制文明必走之路,也是世界潮流的大势所趋。其实,作为思想家的马克思,早在多少年前就不无清醒地说过,“死刑是往古的以血还血,同态复仇的表现”(参见《马恩全集》第8卷第352页)。这就很好地解释了日本在行刑(绞刑)的时候,为什么要有三名行刑官同时按下致命的电动按钮的问题。是呀,我们总是好奇。为什么要三人?据说是为了减轻心理压力。减轻什么心理压力呢?对犯有杀人罪的死刑犯在执行死刑时,为什么还有心理压力?如果没有负罪感哪来的心理压力?照理说,伸张正义的杀戮、为民除害的杀戮、掌握公权的杀戮,不应该有心理压力才是,不应该有负罪感才是。这是否就很好地表明了这一问题的反面:并不是所有的杀戮(执行死刑)都是通向正义的。对生命的尊重,有时就表现在哪怕这条生命曾经阻断过他人的生命。


700多年前,日本的宗教思想家亲鸾就深刻地提出“恶人正机”说——善人尚能往生,何况恶人哉。亲鸾说“恶人正机”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所以佛教的第一要义是救济恶人而不是惩罚恶人。亲鸾开创的净土真宗在今天日本佛教信徒中人数为最多,但就在这么多信仰净土真宗的信徒中,又重叠了赞成死刑的人数。也就是说,在赞同死刑制度的80%的日本人中,有不少是净土真宗的信徒。这显然是矛盾的更是不可思议的。或许这很好地解释了这么一个问题:日本人并没有一以贯之的信仰,故对任何的统计数据都不能为真。

姜建强专栏丨寂光院

姜建强

旅日学者

致力于日本哲学

和文化研究

著有《另类日本史》等

(本文为作者原创稿,原题《去年日本没有执行死刑,这是废除死刑的前奏吗?》,转载请留言获得授权。除特别注明外,文中图片均来自维基百科。)



· 笹川日中友好基金 ·

官方公众号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国际奥委会辟谣“延迟2032”传闻,艰难中喘息的东京奥运会或没有观众席……

导读:在日华人圈 思华人之所想,做华人之所需 为百万华人打造最务实的品质 #每日疫情通报# (1月12日17:00) 日本国内 感染确认 重症 死亡 确诊新增 总计(人) 不含邮轮 29万5742 864 4140 +2108 11日,日本名为《周刊实话》的一篇文章称“日本政府可能将于本月1

推荐内容
  • 最近两周,约100名

    最近两周,有100名左右在日华人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是来自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微信...

  • 有钱的日本人为什

    有数据显示,日本是人均自行车拥有量排名亚洲第一的国家。 由图可知,日本排在世界第...

  • 那些日本人视为“

    近年来,访日外国游客数量猛增,而日本料理在海外颇有人气,同时因其健康的食材及烹调...

  • 与英国南非不同 日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10日表示,从巴西...

  • 深度丨99%的人都不

    来源:日本国家旅游局 在关西的熊野地区, 坐落着三座神山, 由1000多公里的熊野古道...

  • 日本已率先一步行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人类自古以来就对外太空有着许多的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