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社会 > 日本能面——不是恐怖,而是幽深的东方美学

日本能面——不是恐怖,而是幽深的东方美学

时间:2020-08-03 21:30来源:日本物语 作者:Jung

相关TAG:

上一篇:三天大卖240万套的《对马岛之魂》,日本历史题材风靡世界的文化输出值得借鉴

导读:7月17日,游戏主机PS4平台发布了备受瞩目的开放世界动作冒险游戏《对马岛之魂》,这款游戏一经发售就立刻爆红,仅仅三天之内,全球累计销量就已突破240万套,在多国游戏销售周榜上夺得冠军。 《对马岛之魂》制作精良,画面表现优秀,首先让我们来欣赏一下它

  

热爱日本文化的朋友一定听说过能剧

能剧是日本古典音乐剧,在日本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演员舞台上用诗歌,音乐与舞蹈交织出瑰丽的故事。能剧不止是戏剧的艺术,其中的舞蹈,手势,面具,以及服饰都是其精髓。

能面的历史

能乐起源于平安朝时期的猿乐,到了镰仓时代,配以音乐和歌舞,形成能乐的雏形。室町时代的观阿弥及世阿弥父子将能乐推向巅峰,并制定了许多能乐独有的形式。如今能乐分为观世流、宝生流等5个流派。虽然流派不同,艺风各异,但能乐的共同之处是展现人与鬼神的对话。为情爱所困、抑郁而终的女孩,受到诅咒变成蛇身的少妇,在战争中捐躯武士的亡灵,还有狮子神、菊花神等诸多鬼神,都是能乐的主角。因此,能乐又被称为“幽玄的艺术”。

早期的能乐在室外演出,直到明治十四年才有了室内的能乐堂。但能乐师最推崇的还是在室外表演。他们认为月色、鸟啼、虫鸣和风声,无不为能乐增添灵动的气息。特别是对于“幽玄的艺术”而言,自然界是最好的舞台。如果在室内,演员不能自己翻动衣袖整理飘带,而在室外,裙带当风,自有一番飘逸之感。

能乐的表演,分直面(即不戴能面)和戴能面两种。通常只有主角才戴能面。能面由桧木雕刻而成,不少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能面的独特之处在于兼有“悲哀与微笑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有的能面看似微笑,眼角却如泣如诉;有的能面看似悲伤,唇边却漾出一丝平和的笑意。兼具悲喜的能面扩大了能乐师的表演空间。

能面是能中使用的假面,但并不是所有的人物都使用假面,配角、狂言角等不使用。能面中能够确认其制造年代的极少,而且能面的早期资料非常少,所以现在人们还无法弄清能与假面的结合过程及能面自身的发展过程,只能做大概的推测。能之前的猿乐能中的翁猿乐已经使用翁面、三番叟面。一三四九年春日若宫(注:春日神社(奈良)的下属神社,位于春日神社前。1135年创建)临时祭上演的田乐能也已经使用假面,因此人们认为能从它诞生时起就开始使用假面了。

一般舞台剧中,演员通过肢体语言以及面部表情来演绎故事,但是在能剧中,演员必须要佩戴面具。这便意味着在表演中占有大重要性的五官和表情的功能完全丧失了。

然而是这样吗?能剧如何将这一缺陷转化为优势,甚至是独特的美学呢?

能面尺寸比人脸较小一些,轻而薄,就这么一片挂在脸上,露出真人演员的脖颈,颜色也是皮肤的颜色,远看亦真亦幻,恍惚间让人怀疑到底是面具还是人脸。

能面五官同真人极为相似,但表情却难以理解。所以乍一看是奇怪的,似笑非笑,耐人寻味。令人恐惧或者不适,几乎所有的类型的能面都有着大同小异的怪异表情。

能面的种类

能中所使用的面具称为能面(能面:のうめん、面おもて),种类繁多,分别为翁面、老人面、鬼神面、女面、男面、灵面、特殊面等几大类型。能虽然是一种假面剧。但并不是所有的人物都使用假面,不使用假面时叫做“直面”。“直面”演出时演员要控制自己的表情,尽量不形于色,这是因为“直面”也具有假面性质的缘故,所以能乐界把直面也归属为能假面的一种。

一、男面 

能演员饰演普通男性人物时不戴假面,也不化装,叫做“直面”。但饰演武将、公卿贵族、少年、盲人等人物时使用假面。

据说此面是按平安时代初期的歌人,六歌仙之一的在原业平的相貌制作的。因在原业平位至右近卫权中将,所以叫“中将”面。双目细长,鼻梁端正,嘴部轮廓与女面相近,只有上齿(表现人物优美文雅)、眉头处有两道竖纹,使俊秀的脸上流露出哀愁。除在以业平为主人公的剧目中使用外,也用于《清经》、《忠度》等剧目中的公卿贵族。

喝食面的原型是禅寺中吃饭时站在食堂的一角大声喊唱菜名的少年,用于具有艺术气质的美少年。

能剧中的猩猩是指一种海上喜喝酒的瑞兽。

十六面,据说此面是按十六岁战死的平氏家族的平敦盛的相貌制作的。比中将面、今若面年轻。

《弱法师》在能剧中属杂能,讲述的是弱法师因被人中伤而被父亲赶出家门,过度伤心导致失明,又因腿脚无力故被人称为弱法师,后和父亲迟释前嫌的故事。

法性寺僧都俊宽,因密谋反叛平家而被流放到鬼界岛,在失意与严重营养不良的交困下衰朽至极的形象。充满愤恨和欲望的双眼兼有消沉之色,因消瘦造成面部骨骼极其突出。

蝉丸是醍醐天皇之子,生下来便是盲人,被父亲派人扔在逢坂山。认为凄苦遭遇乃是偿还前世罪业的蝉丸于山中修建草庵自修,每日演奏琵琶于其中。

童子面用于少年。男面中还有“今若”面、“喝食物”面、“平太”面、“邯郸男”面等。

“今若”面与“中将”面有些近似,也用于公卿贵族。

“平太“面是按镰仓时代的武将平太胤长的样子制作因此叫做“平太”面,鼻下的胡须上翘,表现人物英武强悍,造型很像灵面“怪士”,但眼白部没有灵面镶嵌的金属。“平太”面有“赤平太”“白平太”之分,“白平太”品位更高。“平太”面用于武将,《田村》《屋岛》等剧目使用此面。

二、女面 

 女面是能面中最美最具能面特征的面。表情为中间表情、不大悲亦不大喜,不鲜明地表现喜怒哀乐。男面、老人面虽然也是中间表情,但女面的这一特征最为突出。各种女面的眉毛都画得很高,牙齿涂黑色。这是因为日本古代社会有女性拔眉,用眉笔画高眉,染黑牙齿的风俗。 

用于老年女性

若女面的表情和“增”差不多,只是上眼睑的弯曲形状及嘴两端的曲线有些不同。比“增”艳丽一些。

深井面以前也写做“深”或“深女”。关于此名称的由来,一般认为是由于此面表现出人物无论年龄还是生活阅历都已加深的缘故。“深井”面比年轻女面脸颊消瘦、憔悴,松弛的两腮上有浅显的皱纹、眼窝有些塌陷,双目俯视下方。

万媚面(孙次郎面?存疑)比一般女面妖艳,用于妖媚女性。

关于增面名称的由来,金刚流秘传书上记录了两种说法,一种认为由于此面是增阿弥所作。另一种认为,因为“增”面比“小面”面、“孙次郎”面增加了一点艳丽的缘故。“增”额头比“小面”“孙次郎”宽且长,下巴稍短,整个脸部下倾,给人感觉理性强、品位高

“小面”中的“小”包含着年轻、可爱、美丽的意思。“小面”面在女面中是最年轻的面,脸颊丰润,眼鼻嘴集中在脸的中央部,额头宽下颚长,给人的感觉非常纯真。此外还有“曲见”面等。

“曲见”面的额头和下颚比“深井”面突出,脸中间部分的肌肉松弛,比“深井”面略显老。表情凄然寂寞。“深井”“曲见”多用于失去孩子精神一时处于狂乱状态的狂女。如《隅田川》《百万》中的主角等,此外还用于《砧》《芭蕉》《定家》等表现中年女性的剧目。

各种女面的眉毛都画得很高,牙齿涂黑色。这是因为日本古代社会有女性拔眉,用眉笔画高眉,染黑牙齿的风俗。

三、怨灵面 

能面包括男性灵面、女性灵面。男性灵面表现的灵有战死沙场的武士之灵,也有生前犯杀生之罪的猎户、渔夫之灵等。女性灵面表现的多是因嫉妒狂乱而死的怨女之灵。灵面跟鬼神面一样,一般在眼白部镶嵌金属。灵面在后场表现灵的本来面目时使用。 

般若面名称的由来有以下三种说法:

1、此面是由叫般若坊的人制作。

2、怨女之灵听到般若经之声,豁然通达。

3、般若在梵语中是智慧的意思。

此面是借助佛的智慧创作的。面为肉色,头上有两只角,上眼睑突出,眼白部镶满金属,巨口獠牙。只有额上的眉墨及凌乱的头发表示她是女性。整个表情比“桥姬”面更激愤。但不只是激愤,双眼的眼神是极度悲酸的。用于《道成寺》《葵上》《黑冢》剧目中的怨女灵

桥姬面之所以叫“桥姬”,是因为传说中有个因嫉妒而变为鬼女的人名叫桥姬。“桥姬”面用于嫉妒女人。面为红色,眼球周围的颜色是深红色。咧嘴瞪眼,狰狞可怕。桥姬的表情是动的,积极的,是一种要复仇雪恨的表情。用于《铁轮》剧目


瘦男面用于《善知鸟》、《阿漕》等剧目中因生前犯杀生之罪而附入地狱,反悔罪过的幽灵。面为土黄色,眼窝、两腮深陷,瘦骨嶙峋,无力地微张着嘴,嘴中只有上齿。只有上齿的能面一般是表现高贵、优雅,但在“瘦男”面中表现的是衰弱无力。

男性灵面中还有“神体”、“阿波男”、“鹰”、“蛙”、“二十余”、“三日月”、怪士”等面。
“三日月”面也写做“月出”“若月”。之所以叫“三日月”面,据说是因观世家所藏此面的背面,位于额头部刻有状似旧历三日前后的月牙形弧线。面深黄褐色,高颧骨,嘴半张,眉毛、胡须、鬓发线条有力。本来用于《高砂》等剧目中后场中的神。现在多用于战死的武将魂灵。因室町时代以后,《高砂》等剧目中的神改用“邯郸男”面。

”怪士”面也写做“怪”“灵神”“罔像”“危”。此面与“三日月”面相似,但比“三日月”更接近人世间活人的表情。“怪士”面多用于武士魂灵。

女灵面中还有“泥眼”、“瘦女”、“蛇”、“山鬼”、“灵女”等面。

”灵女”面眼窝、脸颊塌陷,额头干瘪,眉毛呈八字形。用于《定家》《求冢》《砧》等剧目中死后还在述说对男性对方怨恨的幽灵。

四、鬼神面  

鬼神面的最大特征是夸大瞬间表情,这与男面、女面、老人面不同。以上各面,特别是女面的表情是中间表情。中间表情如果用“温”形容的话,那么鬼神面的表情便要用“烈”来描绘了。鬼神面还有一个区别于其他面的特征是眼球的眼白部分镶铜片等金属。鬼神面有叫做“癋见”“飞出”“天神”“恶尉”“颦”“狮子口”等名称的面,用于龙神、雷神、狐神、天狗、阎魔、钟馗、鬼等人物。

“飞出”面是因面上的眼球好像飞出似的,而得此名。“飞出”面中有“大飞出”“小飞出”“青飞出”等。“大飞出”面整个脸用金泥涂彩,眼球凸出,眼梢上吊,嘴巴大张,舌尖上翘,鼻耳硕大。用于《雷电》中的主人公,该主人公是由于政治斗争被迫害致死,死后成为天神的菅原道真丞相,也用于天上的雷神等。“小飞出”无耳,脸上的部件比“大飞出”小,脸呈赭色,显得很精悍。用于比较活跃的神灵,如狐神、龙神等。

癋见——“癋见”的意思是指上下唇紧闭咧嘴的形状。因为嘴角向两侧用力,嘴唇闭得紧,双目自然大睁。“癋见”中有“大癋见”“小癋见”“牙癋见”“黑癋见”“白癋见”等。

“大癋见”古时也写做“闭齿见”,此面在世阿弥时代就作为鬼神面使用,用于第五出能(鬼能)中的天狗。天狗是一种虚构的红脸高鼻很自负自大的妖怪,住在深山中,能在天空自由飞越。天狗使用的“大癋见”面呈淡红色,下巴前倾,鼻头特大,粗眉倒立,双目圆睁,威风凛凛但让人觉得有点儿滑稽。用于地狱之鬼的“小癋见”完全没有“大癋见”的滑稽味,面呈深红色,嘴角朝下,双目锐利,令人恐惧。《钟馗》《皇帝》中的钟馗,《昭君》中的呼韩邪单于的魂灵用此面。一般的“癋见”不露牙齿,“牙癋见”有两颗犬齿露在嘴外。

五、翁面
翁面中有“翁”“三番叟”面,只在《翁》中使用。《翁》是产生时代早于能的神乐歌舞,登场人物是叫做翁、千岁、三番叟的神翁。神翁起舞,祈祝国泰民安、五谷丰登。《翁》中的神翁由能演员扮演,但能乐界的人说《翁》不是能剧目,这是因为《翁》具有更神圣的式典属性。现在《翁》也只在新年(日本不过春节,新年是最隆重的节日)及特殊庆祝演出时上演。《翁》中主角“翁”戴的“翁”面被视为最神圣的面,现在还保留着《翁》剧上演前,在镜间(参照《能舞台》)用神酒、洗米、盐等供奉“翁”面的习惯。

“翁”与“三番叟”都是吊颚面。下颚部与上颚部是断开的,用绳连接。至于为什么吊颚,尚不明确。有的学者认为,这是象征神翁述说寿词。

“翁”面颜色为白色,“三番叟”面是黑色。

六、老人面(注:日语原名“老体面”)

老人面也叫做尉面,这里的“尉”是指男性老人,所以老人面只包括男性老人面。其特征是脸颊瘦颧骨高,束发,牙齿整齐。牙齿形状有上下两排和只有上齿无下齿两种。胡须有镶嵌胡须和画须。两排牙齿、鼻下的胡须是镶嵌胡须的面,一般用于平民百姓中的老人,而只有上齿、鼻下的胡须是画须的面用于表现有身分或是有神性的老人。

有人认为因此面作者是三光坊,所以叫“三光尉”。此面的特征是脸上的皱纹多且深,骨骼比“小牛尉”粗壮,牙齿是上下齿,鼻下的胡须是镶嵌胡须。修罗能中的武将幽灵化身为一般的渔夫、船夫、樵夫时多用此面。

老人面中还有“朝仓尉”、“笑尉”、“舞尉”、“皱尉“、“小牛尉”、“阿瘤父尉”等。

“小牛尉”面——据说此面的作者名叫小牛,因此得名,也写做“小尉”“古尉”。面容清癯,只有上齿,下颚胡须是镶嵌胡须,但鼻下的胡须是画须。用于有身分气质高雅的老人或具有神性的老人,《高砂》等第一出能(注:最先上演的能)前场主角用此面。

“阿瘤父尉”——名称的由来尚不明确。有一种说法认为,因此面额头及脸部凸起的肌肉呈瘤状而得名。也写做“阿古父尉”。造型比较接近“小牛尉”面,只有上齿,鼻下的胡须是画须,多用于中国题材剧目中的人物,《三笑》《唐船》《天鼓》用此面。此外植物精灵在前场化身为老人登场时也使用此面。

七、直面
能中不戴假面的剧目,被称为“直面”能。“直面”的“直”是直接的直,“直面”的“面”与其他能面的“面”的用法相同,也就是说“直面”这一名称,表示其属性是能面的一种。

世阿弥在《风姿花传》中讲到“直面”能时指出:此亦很难,一般来说,演员自身为凡人俗体,表现凡人俗体乃容易之事,但奇怪的是演员演技若尚未达到一定程度,是演不好直面能的。

首先,作为演员当然要扮演各种人物。但脸部无法与人物完全一致,所以要改变自己,硬做出表情,而这种样子更不堪入目。因此要注意在举止动作上下功夫,使举止动作像所扮演的人。而表情尽量不要做作,自然为宜。

世阿弥在这里强调了演“直面”能的难度。同时指出“表情尽量不要做作,自然为宜”。这大概指的是不要用自己的表情去表现人物,保持中间表情。从这一意义上说“直面”也具有假面的性质。

“直面”能多是现在能(注:舞台展开是现在进行时,主人公是现世中的人),而且所饰主人公都是男性,这当然是因为能演员都是男性的原因。“直面”能剧目有《安宅关》《夜讨曾我》《放下僧》

日本禅宗学者铃木大拙将日本文化的本质总结为“空无”,这种“心本无一物”的美学,体现在能面的设计上,便处理为没有表情的表情。

但这却又不是我们常常谈论的“面无表情”,而是包含了一切情绪的“空”,是一种无表情,又超越表情的表情,被命名为中间表情。所以能面初看骇人,越看越觉得十分平静。

然而在剧情演绎中,需要角色展现情绪时,一样有处理方法。能面从上、中、下三个角度观看会产生不同的表情。向上表情看似喜悦,向下便有了悲伤的模样。于是便需要演员调整角度,借助表演和手势来传达角色的情绪,十分微妙。

这张图片显示了同一张女性面具中表情如何因头部的角度改变。

能剧所演绎的百分之七十是亡灵的故事,即由已逝去的幽灵来讲述生前的故事,譬如征战沙场的将军追思过往,亦或是痴情的女子对生前的幽怨等等。

古代日本以来,人们深信,死于某种不幸之人,他们的灵魂将会一直在人间徘徊,不能安息。

尚在人世的人们通过讲述,演绎他们的故事,倾听、抚慰灵魂,这即是对逝者的尊敬,也是对生者的照见。这也是为什么能面的表情总是有些幽深,哀怨。

能剧是亡灵之剧,演员通过快速的舞蹈将自己的状态推向极致,以至于试图达到另一个维度,使得亡灵从看不见的存在降落至现世空间,寄托在演员身上,唱叹,舞蹈。

而坐在观众席上的观者将目睹这一切的发生,通过讲述达成理解,以此安抚亡灵。

它介于人类和亡灵之间,作为连接生死,贯穿前世与现世的媒介之所,这让能面的存在有了更深的意义。

以上です。




如果喜欢我们的作品,请持续关注日本物语,并动动您的小手给我们加星标,以及文章右下角的“在看”!
以下是星标的添加方法,在这里要感谢各位读者,我们需要大家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们一所悬命的动力! 
别忘了点“在看”哟↓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日本人取外号的本事,真是4000年一遇

导读: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新周刊」 ID:new-weekly 作者 | 笺语 文中内容不代表东亚资讯观点和立场 日本的乒乓球打得没有中国好,但起外号的本事可能是全球第一。图为福原爱。 从古至今,在#如何让取名成为心理阴影#这件事上,日本人从来就没有认输过。 在花千芳炮

推荐内容
  • 住宿丨要看日本最

    世界遗产,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对全人类来说都拥有普遍而显著价值的文物古迹...

  • 感染扩大,今日起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图片 来自: NHK 8月3日,东京新增新...

  • 日本感染即将破4万

    8月2日,全日本的感染人数多达1333人,连续5天超过1000人。 其中东京、大阪、爱知、福...

  • 日本疫情迎来“第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图片 来自:AN N 东京今日新增新冠确...

  • 日本:8月将取消“

    日本的口罩,即将可以自由买卖了。对于代购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 日本厚生劳动省...

  • 埼玉川口发生火灾

    在日中国人48岁的金某某,在最近的一起火灾中,可能不幸身亡。 据日媒报道,7月29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