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社会 > 对话宫崎骏,做中介专门改造城市中的“垃圾建筑”,这个日本建筑师有意思!

对话宫崎骏,做中介专门改造城市中的“垃圾建筑”,这个日本建筑师有意思!

时间:2020-02-04 22:36来源:日站设计说 作者:

相关TAG:

上一篇:船上7人发烧1人确诊!明天同乘的3700人将在横滨下船,日本称不会强制隔离...

导读:东京新青年 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日本 2月1日,中国香港又确诊了一例新型肺炎。 确诊新型肺炎的是一名80岁男性,确诊前乘坐过由日本横滨港出发的游轮钻石公主号。 该男性1月10日曾去过中国大陆,1月17日乘飞机抵达日本东京,逗留3天。 1月20日乘游轮从日本横滨

  


2020年春节,一反往年团聚喜庆的气氛,因为一场突发的疫情,大家被困在家里相互“隔离”。


不仅是每日更新的伤亡人数让人揪心,这次全国性的疫情也给经济带来巨大损失,在疫情发展情况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无数中小企业的存亡让人揪心。


而更进一步说,世界性的经济下滑背景下,小的个体和企业如何在“存量发展”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日本建筑师马场正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马场正尊是什么人呢?


二十几岁创办独立杂志《A》,采访到几十年难得在媒体前露一次面的宫崎骏。作为东京最有趣的不动产中介公司「东京R不动产」的创始人,他专门发掘城市中的“垃圾建筑”。与“无印良品”、“三菱地产”、“茑屋书店“等日本知名企业开展过合作,还开了ToolBox改造类建材网店,更是日本“地方创生”的领军人物。还是一所日本大学的建筑教授。
去年,他作为主嘉宾在“2019上海城事设计节”上做了分享。我们也专程采访到了他。



01如何把建筑打开?


虽然大学的专业是建筑,但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广告公司,跟媒体相关。在工作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建筑师不仅是做物理上的建筑,更重要的是,如何去构建物理建筑和人之间的互动,让整个空间和生活流动起来。
我事务所的名字叫Open A,意思是Open Architecture(把建筑打开)。不是物理上的打开,而是要把建筑这个领域不断打开、开放出来。这也是我事务所的一个基本理念。

快30岁时,我建立了一个叫「A」的杂志。它把都市建筑和亚文化结合起来,探讨的是“都市野性”
当时没有像微信这样的媒体,很多都是纸媒,我通过杂志媒体这样的工具,把建筑与亚文化进行了连接。


因为这本杂志关于都市野性,我很想采访一个人,就是宫崎峻先生。
现在的都市年轻人从小就会看宫崎骏的电影和漫画,也接受环境保护教育,拥有对自然和森林的渴望。我注意到了这样一个背景
宫崎骏先生不喜欢接受采访,也很难见到。但我像写情书一样,请求他接受采访,我说我们不是想采访电影的事,而是要讲城市和建筑。
最终我们得到允许,拜访了宫崎峻先生的工作室。
我问宫崎骏先生喜欢城市吗?他说不喜欢。我问他,你想象的城市是什么样子?他考虑了一下说,今后的城市会变成一个大海。我们建筑师一般是考虑一百年以后的城市的样子,但他是以一万年为单位考虑的。


我觉得媒体像一个魔法之海一样,只要以采访为途径,就可以见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我希望让建筑设计和媒体相辅相成,来制作一场运动。

02我为什么要去改造“垃圾建筑”?

因为做“改造再生”的工作,很多人对我有误解,我其实对传统事物,古街、古老的都市景观的留存这些豪不关心。因为出生在乡下,反而对大都市剧烈的新陈代谢更感兴趣。


媒体是加速城市再生的引擎,于是我创建了东京R不动产,被大家称为东京最有趣的不动产中介公司。


它是一个专门介绍东京房产的网站。我之前在博客上写了类似的日记,非常受欢迎,于是把它做成了一个网站。


与一般房地产中介不同的是,我们专找城市中的“垃圾建筑”。所谓垃圾建筑,就是一些老旧的或者某方面有缺陷的房子。我们会去发掘这些建筑的特色,用积极的眼光去展示给大家,也会做一些小小的设计。


以前大家觉得老旧的东西不好,房屋的重新装修也一般是往“像新建筑一样”的方向进行,但这十几年来,状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之前的“新建筑绝对主义”到了“将既存的东西更好地使用”被认为是“有趣的”、“帅气的”行为。


我作为设计师在民间进行了很多建筑再生设计,比如很破旧有50年历史、要拆掉的建筑。拆掉要花很多钱,于是我进行了设计再生。


在资金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用白色油漆涂起来,把浴缸放在离窗很近的地方,打造出很舒服的感觉。
现在这样的设计,可能是很普通、很常见,但在20年前还是比较少见的。结果这个老房子比旁边的新公寓租金还高了。我觉得制造某些人非常想要的空间是核心。



再比如,这个运河旁边废弃的仓库可以用来干什么呢?

我们改装成了鞋店的展示空间,以及他们的办公室。只是把它铺了一个地板,放上玻璃间,玻璃间里面装了空调。通过小小的设计,整个空间大变样。

河边放一个桌子,可以开会讨论或者喝茶。
据说这边开会,合同更容易谈拢,因为这个空间变得非常积极、非常阳光。这个公司把办公室移动到了这里之后,发展都变好了。


我一边制作这样的空间一边想,城市中已经完成的这些“存量”怎样去活用?如何向接下来的时代过渡?跟普通的改造有微妙的区别,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改造,就是去加快新陈代谢。


以前不动产、建筑设计、媒体是分散的,但我们把它统一起来,这也是东京R不动产受欢迎的理由。


因为如果有媒体的话,就可以做一些其他的工作。我们有一个工具箱的网站,进行建材的在线销售。比如说卖一些地板这些建材,在中国的话也有一些大型建材中心,但是你去这些地方就会烦恼买什么,你需要有人给你精选非常酷的商品。



东京R不动产是房产的精品店,R不动产toolbox是一个建材的精品店。我们卖各种各样的建材。大家知不知道茑屋书店?这是我们和茑屋书店进行的合作。



通过我们新的媒体,吸引更多大企业的参加。我们把再生变成一种运动,普及到普通人之中。



03越来越多的日本人选择“二重生活”


当然,并不一定非要待在东京,选择地方安稳的人,选择大都市竞争的人,或者在这两者之间来回转换的人都有,这样才会取得地方和大都市两者的平衡。


战后50年,日本人一直延续着“即使很勉强,也要买下土地建造住宅,定居下来才安心” 这样的风潮。现在亲眼见到父母为了还房屋贷款而拼了命工作的新一代长大了,他们并不想被土地和房子束缚, 并对这种价值观产生了怀疑。


我们这一代,不想买房子的越来越多了。将和自己生活方式不符的房子卖掉,居住到别处,然后将家变成流动资产的日本人越来越多了。在都市生活的人更加呈现出流动化的趋势。


我现在的家建在了千叶的房总,离东京1小时电车的距离,那里的地价非常便宜。不用考虑成本,完全率直的,以自己为轴心去考虑。自己的家由自己来创造,让居住的地方变成适合自己的样子,一旦这么思考就会发现新世界。



我同时在东京都心租了一个公寓,偶然错过末班车,或者有应酬或工作就住在东京的公寓。

我在房总的家旁边原本是一片宽广的原野,现在汇集了一批人在这里建造房子。房主一般都是30到40岁的工薪族,大部分都过着东京和房总之间的二重生活。
电车1小时的距离,在交通网和通信发达的现代,住宅环境的选择也意外多了起来。


04与无印良品、三菱等大合作建筑再生


日本现在经济衰退,一些大型企业也开始对改造产生兴趣,所以我们开始和大企业合作进行建筑再生。
这个是我们和无印良品进行的合作,是一个公共住宅。


不知道中国有没有这样的公共住宅?这是政府制造的旧公共住宅,大概过了50年,变得很破旧,而且没有楼梯。1-2楼是一些老人,3-4楼他们上不去就荒废在了那里。所以我们就进行了再生改造,让很多年轻租户搬进来。


这个是它现在的样子。我们通过精简整个设计,让整个空间功能得到利用。



我们的理念和无印良品非常契合,所以进行了合作。不断去对公共住宅进行再生,让原本只有老年人住的这些地方,也开始受年轻人的欢迎。通过设计的力量,我们可以改变整个市场,并且让很多大企业参与进来。



这是我们和三菱合作进行的一个再生项目。


这里原本是一栋废旧的大楼,一个仓库。后来由三菱租借下来,由我们进行设计,然后去寻找租户。



大楼表面的瓷砖不好看,我们就把它重新做了,现在变成了非常酷的样子。希望大家来到东京,一定要来这里玩,有很多企业入驻了这里。



办公楼中有一个非常大的厨房,办公室里的人会聚集在这里,讨论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点像会议室,但比起会议室,在厨房开会可能更容易有新的创意。


所以我觉得对创意办公室来说,非常重要的是有创意厨房。可以在这里进行一些派对,可以在这里谈恋爱,大家的关系会变得很好。一个办公室可以有很多的用法。



这是一个电话箱,大家可以在这里打电话。其实它是由抓娃娃机改造的,让办公室变得有趣起来,自由的创意是从自由的空间产生的。



这种项目不断增加。这大楼是与三菱、KYOCERA一起合作的,主题是共享经济,有很多共享办公室在这里。



员工的食堂在一楼,也对一般市民公开的。通过一个食堂,让大家去共享,通过这样的理念,让这个企业变成在当地非常受欢迎的、一个非常开放的企业。



这里原本是一个停车场,感觉非常煞风景。我们把它变成一个绿色的庭院,其中也有一些咖啡厅,是我的合作伙伴进行经营。



如果一个大楼下来,有这么大的绿色空间,会让整个城市的景色都添一分风采。这也是大家可以共享的空间,这种想法大企业非常理解。如果是停车场当然可以赚钱,但变成绿色庭院,整个大楼的租金都上涨了。


所以好的环境,对地区来说非常重要,是可以提升这个地区的价值,现在的企业开始理解这个价值了。


大楼的地下也是活动场馆,是亚文化的俱乐部,会有一些脱口秀在这里进行。因为这个地方离国会很近,也会有政治活动在这边举行。这些新理念的活动,会给这个地区带来一些新的文化,我也是通过做这个项目学习到的。




05中小企业如何应对“存量发展”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过了30年,之前大都市不断扩建,但近几年,政府的举动不是进一步扩建都市,而是把存量空间更好地利用,促进更好地发展,实现更好地转化。
我这20年在东京做的工作,跟这个很相似。东京在30年前左右,经历了泡沫经济时期的超快速发展,之后人口减少,经济也开始衰退。
在这样的时代之中,像我们这样比较小的组织、比较小的事务所,应该怎样应对这个变化的社会呢?


我的做法是不局限在单一的领域,而是要有统筹多个领域的能力。建筑、媒体、不动产中介,与小企业合作,除此之外,我也做公共空间的运营。



中国和日本最不一样的就是,中国的人口还在增长,政府的财政实力也非常强,但日本的人口开始减少,老龄化不断发展,社会福利方面需要花很多钱,像公园道路维护这方面的钱,政府拿不出来,就直接放弃这方面的建设了。


没钱的政府可以将这部分建设交给企业来做,但这时候就需要有将政府和企业很好地连接起来的中介组织。在现在的中国看来可能是很难理解的事,但我觉得中国再过一段时间也会进入到老龄化社会,政府不会永远财政实力非常强的。


我们成功地运营过南池袋公园等官民协作的公空间项目。



这些活动中,我们当然也遇到过很多挫折。因为政府想的和我们想的,以及企业想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为了把公共空间、市民、企业连接起来,我觉得能够推进事情发展的还是媒体,通过把我们理想的风景展示给大家,让我们的理想更广泛地普及到社会。


我们三年前建设了公共R不动产,因为公共空间不断地有剩余出来,我们把这些多出来的公共空间的信息揭载在这里,让民间租用。



至今为止的城市计划的形式,是政府进行决定,然后由上至下推进,我们是最底部的一层。但是我认为新的街区营造,应该不是金字塔型的,而是像右边这样进行一些小小的变化,然后将小小的变化进行连接,由点到面的发展。



我们创造很多小小的再生,小改变不会有大失败,我们这种小公司也可以进行有效的活用,我们可以从小的点的再生,向着面、向着企业展开,这是现代的城市计划的方式。


所以我们一些小小的公司,也可以把存量空间更好地利用,促进更好地发展,实现更好地转化,通过进行运营这些空间去提高价值。



——THE END——


“日站设计说”是日本设计小站的大师对话栏目,每期专访一位设计师或艺术家,通过受访嘉宾讲述,传递想法,启迪创意。每周一晚8:00点更新,欢迎大家关注。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中国哪些省,还会上日本禁止入境黑名单?

导读:这几天,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举行公开的辩论会,全国电视直播,安倍首相为首,全体内阁成员参加,接受各政党代表的质询。 辩论得最多的一个话题,不是日本的新年预算,而是中国冠状病毒感染问题。 日本国会集中讨论外国的传染病问题,这应该还是第一次。为

推荐内容
  • 视觉 | 日本“GOOD

    日本设计一直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很高的名誉和关注度,大到城市设计、建筑设计,小到单...

  • 日本哪个地方的人

    位于日本国土的最西部, 冲绳和它的离岛们 可以说是一个极佳的海岛度假地,它不仅距离...

  • 岛国人的这个冬天

    随着我国的春运开启,旅游业也开始渐入佳境。 隔壁日本作为我们的邻居,由于文化和地...

  • 【破五吃饺子】我

    今天是大年初五,俗称破五,要“赶五穷”,包括“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 ...

  • 为了寻找横滨的浪

    常年被评为最想居住的城市的 「 横滨 」 ,其实也是仅次于东京和大阪的日本第三大城市...

  • 漫画家犀利吐槽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和风日本留学”,文章原标题「连日本人都迷惑的12种日本文化大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