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政治 >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1917年—1944年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探析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1917年—1944年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探析

时间:2022-01-07 12:18来源:日本动态 作者:

相关TAG:

上一篇:日本第6波新冠疫情将至,日媒:可能受驻日美军集体感染事件波及

导读:日本第6波新冠疫情将至,日媒:可能受驻日美军集体感染事件波及 日本全国4日报告新增新冠病例计1268例,为2021年10月6日后首次破千,多家日媒认为,日本国内对第6波新冠疫情的担忧越来越强。值得注意的是,据共同社报道,有意见认为疫情的出现受驻日美军的集

  


1917年—1944年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探析


 ——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


吴  迪  王晓菊

 


摘要: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石油成为各大工业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1879年,工业化快速推进的俄国在萨哈林岛发现石油,各国闻讯纷纷派员前往该地展开勘探。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苏日两国成为争夺萨哈林石油的主角。以1925年苏日建交和1937年苏联停止对日石油出口为节点,萨哈林石油之争历经三个阶段。受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第二次世界大战等因素影响,苏升日降趋势明显,直至1944年苏联完全夺回萨哈林石油控制权。1917年至1944年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是一场地缘因素影响远大于经济价值的博弈,对苏日关系乃至当今俄日关系产生了深远影响。


关键词:萨哈林石油  苏日关系  《苏日基本条约》  租让制


本文作者:吴  迪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博士生;

王晓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历史学院  教授

 

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内燃机的出现与完善推动了石油及其制品成为主要能源,世界各大工业国家对石油产地的争夺愈演愈烈,俄国和日本在完成本国工业革命后积极加入争夺能源产地的行列之中。此时,位于俄国远东地区的萨哈林岛(中国称库页岛,日本称桦太岛)进入各大工业国的视野。


萨哈林岛为俄国第一大岛,扼俄国进入太平洋的要道阿穆尔河(黑龙江)口,被称为“阿穆尔河的钥匙”,南隔宗谷海峡同日本北海道隔海相望。1879年,俄国商人A.E.伊万诺夫率先在萨哈林岛北部发现石油,之后俄国其他商人接踵而至,纷纷成立公司开采该地石油资源。1904年成立的俄国萨哈林石油公司在广告书中写道:这里的“石油储量超过了在美国业已开发的所有油田”。深度涉足俄国石油产业的英、美、德等国也多次派员实地考察。此外,曾在萨哈林岛拥有势力范围的日本一直对该地念念不忘,这种兴趣甚至促使其在日俄战争期间短暂占领该地区。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前,俄国一直掌握着萨哈林石油开发的主动权,但由于自然环境恶劣、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等原因,萨哈林岛基本上处于未开发状态。此后,苏俄(苏联)与日本成为萨哈林石油的主要争夺者,直至1944年日本正式退出北萨哈林。以1925年签订《苏日基本条约》和1937年苏联决定停止向日本出口石油为节点,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历经日本主导、苏日争锋和日本彻底退场的三个历史阶段,总体上呈现出苏进日退的态势。


本文充分利用国内外文献资料和学术成果,试图全面客观地分析1917年至1944年苏日萨哈林石油之争的演变过程及其深远的历史影响,为俄日关系史、东北亚国际关系研究提供一定的文献与思路。

 

一、日本控制下的萨哈林石油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远离俄国腹地的远东地区很快受到波及,萨哈林石油争夺战随之步入苏日争锋的历史时期。日本伙同其他国家干涉俄国革命,吞并了俄属萨哈林,独自在该地开发石油资源。为了收回北萨哈林主权,远东共和国与苏俄(苏联)政府通力合作,利用石油资源同日方谈判,并借助欧美企业的影响向日方施压。1925年,日本迫于内外压力同苏联签订《苏日基本条约》,苏联正式介入萨哈林石油的勘探开采活动。


俄国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与各路反革命势力反复较量,远东地区更是直接遭受外国武装干涉。1920年4月,日本在其他国家撤出远东地区的背景下出兵占领北萨哈林,企图独占萨哈林岛石油资源。实际上,早在1918年5月,日本政府在一份报告中就已确定了准备开发的海外石油产地列表,其中第一个目标,作为军需石油供应源最重要的地区即为俄属萨哈林岛北部沿岸一带油田。1919年,日本内阁通过了名为《俄属萨哈林地区企业问题》的备忘录,表示为解决本国燃料问题应着重关注北萨哈林石油和煤炭,并指出“由于美国可能占领这些领土,这会对日本的燃料供应造成威胁,因此有必要抢在美国之前在萨哈林确立影响”。而在民间层面,1918年4月久原矿业公司同斯塔霍夫商会签订了萨哈林石油开采协议。1919年,在日本海军省的协调下,久原矿业株式会社、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大仓矿业株式会社、日本石油株式会社、宝田石油株式会社五家石油公司组成北辰会,接替久原矿业公司履行上述协议,并在同地方政府协商后派遣二百余名专业人员到萨哈林开展石油勘探开采活动。按照日本海军省估算,萨哈林岛可年产10万吨石油,这对之前石油年产量不足30万吨的日本来说极具诱惑力。1920年尼古拉耶夫斯克事件爆发,俄国游击队渡过鞑靼海峡攻占北萨哈林,对原有官营财产予以接收。迫于形势压力,日本人撤回南萨哈林,石油产业相关活动暂告中断。为了稳定国内石油供给、保证前期投入不打水漂,早就蠢蠢欲动的日本政府旋即以游击队杀害日本侨民为由进占北萨哈林,控制整个萨哈林岛。


占领北萨哈林后,日方迅速派人了解情况。驻尼古拉耶夫斯克副领事石田虎松在呈递外务大臣内田康哉的报告中,汇报了当地社会政治、游击队情况及石油产业状况。在厘清石油矿区的分布与所有权归属后,石田虎松建言:“(我方)应同本地官民一道戒备大陆地区的游击队威胁,并着手开发石油资源”。形势渐趋稳定后,北辰会在日军护送下前往奥哈等地接收旧设备、安装新设备,以尽快恢复石油生产。除了以履行协议为名接收斯塔霍夫商会拥有的矿区外,北辰会还以政府承认反革命政权为借口直接占有其他矿区,实际上垄断了萨哈林石油产业。见北辰会势力逐渐扩大,其他能源企业纷纷加入,试图从中分一杯羹。1920年至1924年,日本海军省和北辰会在萨哈林岛石油的勘探开采上花费约800万日元,将大批人员派往萨哈林,围绕石油产业推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可谓煞费苦心。


与此相对,远东共和国与苏俄(苏联)政府亦在努力收回萨哈林岛北部的主权。1920年2月,苏俄政府向日本政府提议进行和平谈判,并准备承认日本在远东地区的特殊经贸利益。除了传统渔业权益外,日本在远东地区的特殊利益主要集中在以石油为主的化石能源领域,不过因日本政府无意承认苏维埃政权,这项提议不了了之。同年4月,远东共和国成立,北萨哈林在其辖境内。苏俄政府成立该缓冲国的目的除了延迟日本进攻外,还在于打破外部封锁、吸引西方国家投资。为了促进经济发展,远东共和国政府对外租让资源开发权。欧美企业在这一政策的感召下蜂拥而至,日本企业则被“拒之门外”。例如,1921年5月日本三菱公司申请承包北萨哈林矿产和森林开采权,遭到远东共和国严词拒绝。1922年底,内乱频仍的日本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撤军,远东共和国同苏维埃俄国正式合并。然而,日军以尼古拉耶夫斯克事件未解决为由拒绝撤出北萨哈林,收复被占领土的重任落在了苏联政府身上。此时,苏联经济受战争破坏较大,国内能源消费以木材和煤炭为主,石油占比不高。但是,作为一种出口产品,石油依然能为苏联换取大量急需的硬通货。在此背景下,苏联同日本多次接触、展开谈判。日方最初坚持占有北萨哈林,在经济危机的压力下转而主张收购该地,苏方一开始同意出售,可是双方要价差距悬殊,出售方案最终夭折。后来,苏联领导层意识到萨哈林石油具有重大地缘政治意义,苏方再未接受任何出售提议,只同意以资源优先租让权为条件进一步接触。


除了谈判之外,苏联曾试图吸引外资参与萨哈林石油产业,以向日本施压。在新经济政策和远东共和国对外宣传的感召下,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美国标准石油公司等企业均表达强烈的承包意愿,其中最著名的即是美国辛克莱石油公司。1921年3月,被派往北京的远东共和国商务代表团团长伊格内修斯·优林对外宣称:“远东地区巨大的自然资源,如位于堪察加半岛和萨哈林巨大的煤与石油储备、位于阿穆尔地区的金矿和位于外贝加尔的稀有金属钨矿以及不计其数的鱼类、 毛皮和木材资源——所有这些都向私营资本开放”。石油商人辛克莱闻讯后前往远东共和国,于1922年初获得了北萨哈林1000平方公里油田的租让权。当时,美国政府无意同苏维埃政权建交,不过在民间,尤其是在石油行业内,苏联丰富的石油资源颇受关注。大多数人对辛克莱的冒险行动持谨慎乐观态度,希望以此为契机打开苏联市场。在回到美国注册公司后,辛克莱同已合并远东共和国的苏俄政府约定派技术人员前往北萨哈林,而苏俄政府要求对方于6个月内绘制完成萨哈林石油分布图。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为了对外保持强硬态度,此时实际控制萨哈林岛的日本拒绝承认辛克莱公司的承包权,并驱逐其派遣的调查队。虽然苏联政府给予辛克莱公司6个月的宽限期并向日本提出抗议,但由于美国政府无意了解萨哈林岛的具体情况,且不保护同未建交国签订的合约,辛克莱公司实际上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正当苏日僵持之际,面对急剧变化的国内外形势,日本不得不从速解决对苏关系问题。20世纪2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承认苏联并同其开展经贸往来,更多的日本企业向政府施压,希望尽快同苏联和解以便参与苏联的资源租让项目,唯恐落后于其他资本主义大国。与此同时,日本陷入一战结束后绵延不绝的经济危机,国内动荡不安,政府无力维持在俄国远东地区的扩张。在这种情况下,日方最终同意以获得资源优先租让权为条件将北萨哈林交还苏方。1925年1月,苏日在中国北京签订《关于规范苏联与日本关系基本原则的条约》(简称《苏日基本条约》),双方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此外,苏日签订两份附加议定书,在第二份约定平分勘探和生产区域,苏方对日方矿区的石油无收购权,而日方应成立相关公司来苏接洽后续事宜等。至于辛克莱公司的租借项目,苏联政府以未能按期完成预定任务为由予以撤销,辛克莱因此破产。


总体而言,1917年至1925年的萨哈林石油争夺战以日本主导为主要特征,受地理环境、开采条件、石油品质等因素影响,以海军省为代表的日本各界对萨哈林石油十分重视,然而当地石油产量一直没有达到预期。与此同时,为了领土完整和经济利益,苏方同日本开展直接谈判、借助域外大国影响力向日本施压、武装威胁等不同形式的斗争,最终迫使其归还北萨哈林,这预示着苏日石油争夺战进入僵持阶段。

 

二、高潮迭起的苏日石油之争

 

《苏日基本条约》签订后,苏日分别成立萨哈林石油公司和北桦太石油公司。1925年至1937年间,苏日在萨哈林岛上的石油开采量均呈现飞跃式增长,双方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日本主要为了满足军事需求,而苏联主要为了边疆开发与国防建设。苏日展开石油生产竞赛,试图在产量上超过对方以示强势。


收复北萨哈林主权后,苏联迅速组织行政管理人员前往萨哈林岛接收日方留下的各类资产,同时从其他油田调派技术人员修复与建设石油生产设施。如在1928年5月,苏联劳动人民委员会从格罗兹尼和巴库地区招募285人前往北萨哈林支援石油生产。同年8月,苏联政府决定建立萨哈林石油公司,负责萨哈林石油资源的勘探开采工作。之所以在《苏日基本条约》签订三年多之后才决定成立公司,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苏联在偏远荒凉的萨哈林岛上的影响力着实有限,各类人员的招募和调遣、各类设施的搬运与建设耗费了大量时间;二是试图将本国拥有的油田租让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制衡日本。当时,苏联同控制中国东北的张学良关系日趋紧张,担心其他国家的插手会招惹在北萨哈林仍有强大势力的日本,因此重新租让油田的计划最终搁浅。


苏联政府迫切希望萨哈林石油公司在石油产量上尽快赶上日方企业,并借助该公司重建北萨哈林,为当地培养自己的专家。随着苏联工业化的不断推进,包含萨哈林在内的苏联各大产油区进入快速发展期,不同地区间的相互协作日益密切。


石油产业的迅猛发展在萨哈林也有明显体现。1928年至1937年间,萨哈林石油公司的产量基本上稳步增长,特别是在1929年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后,石油产量一路飙升。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与生产技术的改进,萨哈林地区石油产量已接近国家计划指标。大部分石油及其制品作为外贸产品销往日本,为国家赚取硬通货,小部分则运往哈巴罗夫斯克炼油厂进行深加工,以满足苏联远东地区需求。不过,即便是在五年计划蓬勃开展的20世纪30年代,苏联国内,尤其是远东地区的能源消耗中石油占比并不高。石油产业的发展催生了以奥哈为代表的一大批石油城市,北萨哈林人口密度亦有所增加,公路、铁路、管道等基础设施日渐改善,苏联远东地区焕发出强大的经济活力。


相较于苏方成立公司时的瞻前顾后,日本在《苏日基本条约》签订后很快通过法案,一方面解散北辰会并终止同斯塔霍夫商会的合作,另一方面组建新公司同苏联开展后续接洽工作。1925年,具有企业联盟性质的北萨哈林石油公司成立,其成员以原属北辰会的能源公司为主,主要负责对苏谈判。新公司仍受到日本海军省的强力支持,公司领导层和大部分员工均来自海军,代表公司同苏联谈判的便是海军中将中里重次。1925年夏,中里重次率团前往莫斯科。历经23轮艰难谈判,苏日于同年底签订协定,明确了两国的各项权利与义务,其中特别引人瞩目的是日方拥有十年新油田共同勘探权。1926年,日本政府通过法案,将北萨哈林石油公司改组为股份制并更名为北桦太石油公司。后来,公司在政府支持下进行资本扩张,至1931年企业总资本达到2000万日元。在国内多方力量的配合下,日本在萨哈林地区的石油产量呈上升趋势。


北桦太石油公司的石油产量总体上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但受192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影响,后期增长相对缓慢且出现反复,产量被苏联的萨哈林石油公司赶超。与北辰会相比,北桦太石油公司规模更大,开采能力显著提升,政府资助愈来愈多。据统计,1925年至1938年间,仅日本政府向北桦太石油公司支付的勘探补助金一项即达673万日元之多。此时,萨哈林石油对日本来说不仅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而且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北桦太石油公司开采的石油极大满足了日本海军省需求,为日本对外扩张提供了一定动力支持,1937年石油产量的逆势上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带来的。


苏日在勘探领域的活动持续推进,合作与竞争仍是主旋律。在收回北萨哈林主权后,苏联广泛搜集日本占领期间积累并保留下来的地质、勘探和生产技术等信息。《苏日基本条约》规定,苏方负责勘探与开采区域的划分。为了限制日方影响力,苏方有意将工作区域划分成棋盘状并使双方产区交错分布。20世纪30年代,苏日曾多次约定共同考察北萨哈林油田,而且在共同勘探权限到期时约定将此权限延长五年。尽管双方均有一定的合作意愿,但由于目标相差悬殊,合作成效不尽人意。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苏联突然毁约对自身石油战略产生重大影响,日本自1929年起在其控制的南萨哈林地区开展石油资源勘探工作,经研究发现各个油气田的开采价值不大。


总体来说,在苏日两国争相开采萨哈林石油的过程中,苏联的影响力稳步上升并超越日本,1932年萨哈林石油公司的产量超过北桦太石油公司。对日本来说,192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随后的侵华战争极大冲击着国内经济,北桦太石油公司亦难逃此劫。与此相对,进入20世纪30年代,在社会主义工业化运动中,苏联在北萨哈林以石油产业为核心构建起较为完善的社会经济体系。1937年后,随着东亚国际关系的急剧变化,苏日双方斗而不破的状态宣告终结,萨哈林岛的石油争夺战进入苏联主导阶段。

 

三、苏联完全掌控萨哈林石油

 

1937年后,受经济长期低迷与对外战争的拖累,日本在萨哈林开采石油方面有心无力,所属矿区产量锐减,苏联成为萨哈林石油资源的主要开采者。1941年《苏日中立条约》签订后,为尽快解决萨哈林石油问题,苏日两国开展了时断时续的谈判,直至1944年双方达成协议,苏联完全收回萨哈林石油的控制权。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包含石油在内的资源短缺问题愈加突出。在日本深陷中国战场之时,苏日关系持续恶化,日本在苏联承包的各项租让项目多数已无法落实,只有石油开采一项仍然有效。虽然开采协议依旧生效,但日本突然发现议定书中隐藏着“定时炸弹”,即日本在经营过程中须遵守苏联法律,接受苏联劳动部门监管。在苏联政策日益收紧的背景下,北桦太石油公司更无法全力投入生产,产能暴跌。同时,突如其来的苏联肃反运动蔓延到遥远的萨哈林岛,萨哈林石油公司很多领导和员工因所谓的“里通日本”而遭受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停止向日本出口石油,日控油田的生产权仍予以保留。


此时,石油已成为维系苏日关系的关键纽带。就日本来说,在1942年攻占荷属东印度前,北萨哈林对保障石油供给具有极高的战略地位,以海军省为代表的需求大户积极主张对苏和平。为此,日本试图借德国之力扩大在北萨哈林的权益,甚至希望以德为中介收购北萨哈林。对苏联而言,即使同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西部边境局势依旧紧张,东部边境急需相对稳定。可是,基于石油资源的极端重要性,苏联无法接受任何放弃北萨哈林的提案。根据1941年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日本承诺放弃在北萨哈林的所有权益,苏联对日提供足量石油,两国约定数月内签订新条约。在确保边境安全以后,苏方开始积极准备同德国的战争。由于日本在东南亚地区的小动作日益频繁,最终招致美国的石油禁运,这对石油严重依赖美国的日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对于同美国对抗,日本海军过去比陆军显得谨慎,但是彻底禁运改变了这一切。


因德国入侵苏联、日本偷袭珍珠港等事件接踵而至,苏日两国均无暇举行会谈。1942年中途岛战役结束后,日本逐步丧失制海权,距离本土较近的北萨哈林更加受到重视,尽管当时日属矿区年产量已不足2万吨。而作为未受战争影响的石油产地之一,萨哈林地区同伏尔加河流域一道取代受纳粹德国威胁的高加索地区,为苏联提供力所能及的能源支持。1941年至1945年,萨哈林石油公司共生产300万吨燃料,几乎相当于战前10年的产量。除了石油之外,北萨哈林的天然气资源在战争期间得到充分利用,奥哈至哈巴罗夫斯克输油管线也建成投产,萨哈林石油开发能力进一步增强。1943年,苏联在苏德战场上转入战略反攻,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每况愈下,日本比苏联更需要对方保持中立。同年7月,苏日代表重启谈判。翌年3月,苏日签订议定书,日本放弃在北萨哈林的所有权益,作为交换,苏联向日本提供500万卢布,在战后5年内每年向日本提供5万吨石油。在战争条件下,该条约未能兑现,日本已无力将石油运回国内,其特殊权益实际上化为乌有。1945年,在苏联宣布《苏日中立条约》失效后,日本提出以南萨哈林资源换取苏联石油的新构想,但遭到苏方的断然拒绝。


综上所述,1937年以后,苏联渐渐掌握萨哈林石油争夺的主动权,尤其是在《苏日中立条约》签订后,萨哈林石油大部分都是苏联开采的,直到1944年日本被迫放弃在北萨哈林的权益。对日本来说,此阶段北萨哈林石油维系日苏和平关系的外交意义更加重要,其产量已经很难满足日益膨胀的本国需求。随着日本在二战中节节败退,苏联成功控制整个萨哈林岛,将岛上各类资源尽收囊中,苏日萨哈林石油争夺战落下帷幕。


四、结语

 

围绕萨哈林石油,苏日两国争斗数十年,竞争态势从日本占绝对优势到苏日平分秋色,再到日本无奈退出、苏联大获全胜。实际上,萨哈林石油的影响力不限于苏日双边关系和经贸领域,其在平衡东北亚地区大国关系方面亦发挥了一定作用,为20世纪20年代苏联打破资本主义世界在东方的全面封锁提供了强力支撑。


随着石油加工技术的不断发展,石油及其制品对人类生活的作用越来越大,其重要性日益增强。萨哈林岛地处太平洋西侧咽喉要道,岛上及其大陆架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相当于整个北海地区,这将会改变该岛所在地区的能源供给现状,并对俄罗斯和东北亚邻国的关系产生深远的政治影响。目前,中日韩等国纷纷向各类萨哈林开发项目注资,尤其是历史上曾长期开发该地石油的日本。1975年,日本同苏联达成初步意向,尝试共同开发萨哈林岛大陆架的天然气资源,但由于美国的坚决反对和持续施压,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该计划未能付诸实践。20世纪末,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俄罗斯开始掌管萨哈林岛及其附近海域的资源主权。作为石油生产大国,俄罗斯善于利用石油经济平衡外交关系,化解西方国家的各种压力。为了高效利用化石能源,俄方主动吸引外资进入萨哈林岛。在此背景下,各大日资能源企业纷纷入股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俄日两国还在远东地区共同修建大型港口、铺设油气管道,方便对日出口。此外,日本向俄罗斯提议修建萨哈林岛经北海道至东京的天然气管道,以期进一步提高俄罗斯在日本油气资源进口市场中的地位。包含石油在内的化石能源在俄日贸易中基本上占据半壁江山,尤其是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俄日关系再度陷入曲折期之后,化石能源成为稳定俄日关系的一大因素,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日媒:针对中国,日美想组建高科技出口管制跨国机制

导读:日媒:针对中国,日美想组建高科技出口管制跨国机制 日本和美国两国,不仅在外交和防务议题上多次炒作涉华议题,如今又被曝欲在科技领域勾连,以针对中国。 据日本《读卖新闻》1月10日报道,多名相关消息人士透露,日美两国政府正在讨论制定新的高端科技出口

推荐内容
  • 住宿 | 去冲绳旅行

    一说起冲绳,大家想到的可能就是是碧海蓝天,冲浪浮潜。其实冲绳不止夏日的细软沙滩,...

  • 江歌母亲!胜诉!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今天,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现改名...

  • 冬天京都的最佳打

    有人形容京都是一首浅吟历史的小诗,其实,雅致的风景和悠扬的人文结合,京都的自然风...

  • 雪场美食 释放身心

    “ゲレ食”是什么?——冰天雪地的味蕾新体验 也许很多人对滑雪场餐食的印象还停留在...

  • 日本一男子接种3次

    日本埼玉县一名20多岁的男子,在去年12月之前就接种了三次新冠疫苗,但依然感染了新冠...

  • 福原爱新年刷抖音

    日媒称,福原爱刷抖音?她在年末年初连续在抖音上发文三次,得到了中国粉丝大赞。 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