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进入日本 > 政治 >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日贸易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日贸易

时间:2021-04-02 12:27来源:日本动态 作者:

相关TAG:

上一篇:日本疫情呈现反弹之势 34都府县的新增确诊病例不断增加

导读:日本疫情呈现反弹之势 34都府县的新增确诊病例不断增加 据《朝日新闻》网站报道,最近,日本新冠疫情再次蔓延的趋势已愈发明显。根据日本全国对每天的新增确诊病例统计数据得知,虽然3月2日一度降至1000例以下,但3月28日再次达到1713例。日本34个都府县与上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日贸易


 —— 《东北亚学刊》论文选编


李清如  张  倩

 


摘要: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日贸易出现一些新动向。2019年中日双边贸易总体呈现负增长,日本在中国出口和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也有所下降。从贸易结构来看,日本对华出口的减少主要体现在机械设备、电子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对华进口的减少主要体现在衣物、化学、通信设备等行业。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扰动全球供应链,对中日贸易造成冲击。同时,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世界贸易总额收缩;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定位转变,更多依托中国国内产业链;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联系增强,贸易趋向多元化等,这些因素也影响着中日贸易的发展变化。


关键词:中美贸易摩擦  日本  中日贸易  产业链  供应链


本文作者:李清如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副研究员;


张  倩  天津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2018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推行单边主义政策,挑起贸易争端,致使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2018年3月,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拟对约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摩擦就此展开。同年7月,美国正式启动对500亿美元中的约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8月,又对剩余约16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此,中国亦采取了有力的反制措施。此后,特朗普政府接连施加关税手段,2018年9月,美国宣布对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2019年5月,又将加征的关税提高至25%。中国在实施反制措施的同时,不断与美方进行沟通和协商。2019年12月,中美双方就经贸协议达成一致,并于2020年1月正式签署第一阶段协议。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远远超出两国范围,波及全球经济。日本深度参与全球价值链,与中美经济关系紧密,日本向中国出口大量中间产品,在中国加工组装后再出口美国,这是长期形成的贸易路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扰乱世界供应链,不仅直接参与贸易的企业会受到冲击,其影响还会沿供应链传导至产业中各个环节的企业。作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中日贸易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同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国际贸易需求减弱;中国经济减速,国内需求下降;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定位转变,更多依托中国国内产业链等,这些因素也共同作用于中日贸易的走向。

 

一、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日贸易的走向

 

(一)中日贸易总体呈现负增长


由于中国和日本的贸易统计口径不同,双方关于中日贸易的统计值也存在一定差异。根据日本的统计数据,2019年日本对华出口1347.0亿美元,较上年减少6.4%;对华进口1692.6亿美元,较上年减少2.5%;日方逆差345.7亿美元。根据中国的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对日出口1432.7亿美元,较上年减少2.6%;对日进口1717.6亿美元,较上年减少4.9%;中方贸易逆差284.9亿美元。因此,可以看出,无论哪一方的统计,总体上中日贸易均呈现负增长。


虽然2019年中日贸易总体呈现负增长,但其贸易额仍然超过2015-2017年的水平。自进入本世纪以来,中日之间的贸易迅速推进。2001-2011年间,除了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的2009年,中日双边贸易每年均能实现显著的正增长,并在2011年达到峰值。根据日本的统计数据,2011年中日双边贸易总额(包括出口和进口)达到3449.5亿美元;根据中国的统计数据,中日双边贸易总额则达到3428.3亿美元。此后,受“钓鱼岛事件”影响,中日关系遇冷,贸易额也有所降低。再加上2015年和2016年期间,受全球经济下行、资源价格下跌、美元升值等因素影响,中国和日本以美元换算的对外贸易总额均处于收缩状态,中日双边贸易进一步下滑。根据日本的统计数据,2016年中日双边贸易总额为2703.2亿美元;根据中国的统计数据,中日双边贸易总额则为2750.8亿美元。


2017年以后,中日关系回暖,贸易额逐渐恢复。至2018年,中日双边贸易总额达到3174.4亿美元(日方统计,中方统计数据为3277.1亿美元),成为仅次于2011年和2012年的最高值;并且,在2019年,中日双边贸易总额为3039.6亿美元(日方统计,中方统计数据为3150.3亿美元),虽然较2018年有所下降,但是仍然明显超过2015-2017年的水平。同时,也应注意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具有延后性。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展开并逐渐升级,但是这种影响并没有直接反映在2018年的贸易额中,而是在2019年的贸易额中有所体现。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在2018年,一部分企业仍在观望,并没有采取措施,而另一部分企业由于贸易受阻可能减少了订单,这种订单的减少并不会反映在当年的贸易中。


(二)日本在中国出口和进口总额中所占的比重继续下降


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中国对外贸易迅速扩大,中日双边贸易也获得了显著增长,中国在日本出口和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不断提高。2001-2011年间,中国在日本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出口份额)由7.7%上升至19.7%,在日本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进口份额)由16.5%上升至21.5%;在日本进出口总额(包括出口和进口)中所占的份额由11.8%上升至20.6%。2012-2015年间,出口份额出现波动,进口份额继续上升。到2015年中国在日本进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2011年的20.6%继续上升至21.2%,并在此后一直保持在21%以上,2018年为21.4%,2019年则为21.3%。因此,可以看出,虽然2019年中日双边贸易额呈负增长,但中国在日本进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仍然超过21%。


与此相对,日本在中国出口和进口总额中所占的比重则持续下降。2001-2011年间,日本在中国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出口份额)由16.9%下降至7.8%,在中国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进口份额)由17.6%下降至11.2%;在中国进出口总额(包括出口和进口)中所占的份额由17.2%下降至9.4%。2012-2015年间,出口份额继续下降,进口份额出现波动。到2015年,日本在中国进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2011年的9.4%继续下降至7.0%,2016年短暂回升至7.5%,但此后,2017和2018年又连续下降至7.1%。2019年,日本在中国出口总额中的份额由2018年的5.9%下降至5.7%,在中国进口总额中的份额由8.5%下降至8.3%,在日本进出口总额中的份额由7.1%下降至6.9%,这是过去20年来首次降至7%以下。

 

二、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日贸易的结构变化

 

(一)日本对华出口的减少主要体现在机械设备、电子和汽车零部件等行业


在2019年日本对华出口中,如表1所示,化学制品所占的比重为17.3%,一般机械的比重为23.1%,电气设备的比重为20.7%,这些行业是日本对华出口的主要行业。其中,一般机械中的半导体等制造装置,以及电气设备中的半导体等电子部件,单项所占的比重均超过6%。此外,运输设备中的汽车、汽车零部件,以及其他项中的科学光学设备,单项所占的比重在5%左右,这些领域也是中日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表1  2019年日本对华出口结构

单位:万亿日元,%


出口额

份额(%)

增长率(%)

贡献度(%)

总值

14.68

100.0

-7.6

-7.6

食品

0.12

0.8

21.5

0.1

原料

0.25

1.7

-37.6

-0.9

矿物燃料

0.15

1.0

-9.7

-0.1

化学制品

2.54

17.3

-0.2

0.0

原料制品

1.67

11.4

-8.3

-0.9

一般机械

3.40

23.1

-12.6

-3.1

发动机

0.46

3.1

-11.0

-0.4

半导体等制造装置

0.90

6.1

-16.6

-1.1

金属加工机械

0.24

1.6

-31.9

-0.7

电气设备

3.04

20.7

-10.6

-2.3

半导体等电子部件

0.98

6.7

-10.6

-0.7

音频和视频设备

0.09

0.6

-26.0

-0.2

通信设备

0.09

0.6

-45.5

-0.5

电路设备

0.52

3.5

-15.2

-0.6

运输设备

1.51

10.3

-2.1

-0.2

汽车

0.79

5.4

23.4

0.9

汽车零部件

0.69

4.7

-21.1

-1.2

其他

2.01

13.7

-1.6

-0.2

科学光学设备

0.75

5.1

-9.9

-0.5

 资料来源:日本財務省「財務省貿易統計 報道発表 令和元年分(輸出確報;輸入速報(9桁)) 令和2年1月30日」。

https://www.customs.go.jp/toukei/shinbun/trade-st/2019/201928d.xml.


说明:贡献度为日本对华某一行业出口或进口的增减变化对日本对华出口或进口总值增减变化的贡献程度,贡献度=日本对华某一行业出口或进口值的增减变化/日本对华出口或进口上年总值×100%。

 

2019年按日元统计的日本对华出口增长率为-7.6%。从行业构成来看,如表1所示,一般机械的出口增长率为-12.6%,其中,半导体等制造装置的增长率为-16.6%,发动机和金属加工机械的增长率分别为-11.0%和-31.9%;电气设备的出口增长率为-10.6%,其中,半导体等电子部件的增长率为-10.6%,音频视频设备、通信设备和电路设备的增长率分别为-26.0%、-45.5%和-15.2%;汽车零部件的增长率为-21.1%;科学光学设备的增长率为-9.9%。此外,汽车的出口增长率为正的23.4%,这可能是日本在中美贸易摩擦中获益的一个表现,即中国市场上美系车的需求减少,而日系车的需求扩大了。


从贡献度来看,出口比重较大的行业,其增减变化对出口总额的增减变化影响更大。如表1所示,在2019年日本对华出口总额较上年变化的-7.6%中,一般机械的贡献度为-3.1%,其中,半导体等制造装置的贡献度为-1.1%,发动机和金属加工机械的贡献度分别为-0.4%和-0.7%;电气设备的贡献度为-2.3%,其中,半导体等电子部件的贡献度为-0.7%,通信设备和电路设备的贡献度分别为-0.5%和-0.6%;汽车零部件的贡献度为-1.2%;科学光学设备的贡献度为-0.5%。因此,可以看出,日本对华出口的减少主要产生在机械和电气设备,特别是半导体装置和部件、加工机械、通信和电路设备,以及汽车零部件等领域。


(二)日本对华进口的减少主要体现在衣物、化学、通信设备等行业


在2019年日本对华进口中,如表2所示,电气设备的比重为28.7%。结合前文来看,电气设备在日本对华出口和进口中的高份额,反映了中日两国在这一领域密切的贸易联系,同时,这也是非常容易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冲击的一个领域。2019年电气设备的进口增长率为-5.0%,其中,半导体等电子部件、绝缘电线电缆和通信设备的增长率分别-2.6%、-7.7%和-11.3%。化学制品在2019年日本对华进口总额中所占的比重为6.5%,增长率为-7.5%;金属制品、纤维制品及矿物制品等原料制品的进口比重为12.0%,增长率为-2.7%;一般机械的进口比重为18.3%,增长率为2.2%;服装及配件的进口比重为9.7%,增长率为-7.9%,这些均为日本对华进口的主要行业。此外,矿物燃料的增长率为-29.0%,由于矿物燃料所占的比重并不高,对进口总额的影响也有限。


从贡献度来看,进口比重较大的行业,其增减变化对进口总额的增减变化影响更大。如表2所示,在2019年日本对华进口总额较上年变化的-3.9%中,电气设备的贡献度为-1.5%,其中,通信设备的贡献度为-1.3%,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产业链的冲击。此外,化学制品的贡献度为-0.5%,服装及配件的贡献度为-0.8%,这反映了日本企业对供应链的不断调整。而这种调整,不仅是出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同时也有中国劳动力及各方面成本上升、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以及日本企业多元化战略等因素的作用。总体上,日本对华进口的减少主要产生在电气设备,特别是通信设备,以及服装配件和化学制品等领域。

 

表2  2019年日本对华进口结构

单位:万亿日元,%


进口额

份额(%)

增长率(%)

贡献度(%)

总值

18.44

100.0

-3.9

-3.9

食品

0.90

4.9

-4.9

-0.2

原料

0.23

1.3

7.8

0.1

矿物燃料

0.12

0.6

-29.0

-0.2

化学制品

1.20

6.5

-7.5

-0.5

原料制品

2.21

12.0

-2.7

-0.3

一般机械

3.38

18.3

2.2

0.4

电气设备

5.29

28.7

-5.0

-1.5

半导体等电子部件

0.49

2.7

-2.6

-0.1

绝缘电线电缆

0.22

1.2

-7.7

-0.1

通信设备

2.02

10.9

-11.3

-1.3

运输设备

0.49

2.6

-4.5

-0.1

其他

4.63

25.1

-5.8

-1.5

   服装及配件

1.79

9.7

-7.9

-0.8

资料来源:同表1。

 

三、中美贸易摩擦对中日贸易的影响

 

(一)中美贸易摩擦扰动全球供应链,对中日贸易造成冲击


贸易是国家间经济交往的重要途径,也是连接全球供应链的纽带。随着国际分工逐渐细化,全球贸易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中美在贸易领域的争端扰动全球供应链,作为其中重要一环的中日贸易也受到影响。


从最直观的情况来看,假如存在三家企业,位于日本的A企业,位于中国的B企业,以及位于美国的C企业。A企业向B企业出口中间产品,经B企业进一步生产加工,再出口到C企业,那么这条供应链就将中日贸易和中美贸易联系起来。接下来,让我们进一步聚焦于位于中国的B企业。在税收理论中,一般认为,关税属于间接税,具有转嫁性。如果B企业向C企业出口的商品处于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范围中,那么B企业面临着几项选择。


选择之一是,以提高售价的方式将关税转嫁到供应链的下一环节,本案例中,就是B企业提高向C企业的销售价格以维持利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C企业就有可能更换供应商或者减少订货,这样使得B企业失去销售市场,进一步的情况是,由于B企业销售减少了,B从A企业的进口相应减少。上升到国家层面的话,日本对华出口就会减少。在上一部分中,我们观测到日本对华出口在半导体等电子部件、音频和视频设备、通信设备、电路设备、汽车零部件等行业大幅减少,正是因为这些行业是国际分工细化、贸易联系紧密的行业,这也是中美贸易摩擦冲击全球供应链的一个印证。


同时,对于C企业,也有可能由于很难找到替代B供货的企业,而只得接受B转嫁关税的价格,那么这就提高了美国国内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的成本。因此,我们说,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是双向的,对中国和美国的国内经济都会造成伤害。美国在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另一方面,对位于中国的企业来说,提高产品的竞争力和不可替代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销由于关税增加而带来的不利情况。


让我们将目光回到B企业。B企业的选择之二是,为了保证销售市场,不提高售价,增加的关税自己内部消化。但是,这样将会增加B企业的成本,特别是在关税短时间内大幅提高的情况下,例如,关税率从不到5%一下提高到25%,那么企业的利润可能就会瞬间缩水,甚至出现亏损,自身很难生存下去,与A企业之间的贸易,也就是日本对华出口,就更难保证了。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位于中国的B企业,有可能是中国本土企业,也有可能是日本在华企业或美国在华企业等。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利润,规避贸易摩擦,B企业就可能出现供应链的调整行为。譬如说,将工厂搬到越南、泰国等。这种供应链的调整也会对中日贸易产生重要的影响,因为供应链的转移意味着贸易转移。一些日本企业在华投资设厂,生产的商品既出口美国,也出口日本及其他国家,如果供应链转移,不仅出口美国的这部分被转移,出口日本及其他国家的部分也会被转移。而出口日本的这部分转移就体现为日本对华进口的减少。在上一部分中,我们观测到日本对华进口在化学制品、服装和配饰等领域出现了明显减少,这反映了日本企业对供应链的不断调整。而如前所述,这种调整早在中美摩擦之前就已经开始,并不是单纯出于贸易摩擦的影响。同时,供应链转移是牵扯到企业战略层面的转移,并不是轻易而为的行为。以轻质资产为主的企业,可能相对容易转移,而厂房、生产线、基础设施和周边绿化,以及与之相关的高级技术和管理人员、物流和销售网络等,并不是那么容易转移的。


当然,B企业还有其他选择,例如,将一部分关税转嫁下一环节,提高对C企业的售价,一部分关税自己内部消化;或者压低从上一环节的购买成本,即与A企业进行价格协商。这些情况也会相应地影响中日贸易。同时,这条供应链反过来也成立,即C企业(位于美国)向B企业(位于中国)出口中间产品,经B企业进一步生产加工,再出口到A企业(位于日本),如果C企业向B企业出口的商品处于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范围中,那么B企业就可能减少订货,从而可能减少产出及向A的出口。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对华进口会减少,同时,C企业的利润也会缩水,这是中美贸易摩擦损伤美国经济的另一个印证。


事实上,现实中的供应链要比这复杂得多,每一条供应链上的每一个节点,情况也是千差万别的,我们只是列出了最直观的例子。但是,正是因为供应链的多环节多节点的复杂性,使得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可以沿着供应链传导至生产和流通的各个环节,从而将众多的中国、日本和美国企业席卷其中。


(二)全球经济增速下降,世界贸易总额收缩


2019年,受中美贸易摩擦、英国脱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增速下降,世界贸易整体处于收缩状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在2020年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下调至2.9%,成为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最低值。其中,中国的经济增长率由2018年的6.7%下降至2019年的6.1%,美国的经济增长率由2018年的2.9%下降到2019年的2.3%。与此相应,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次下调全球贸易增长预期,并在2020年4月发布的《贸易统计与展望》中,将2019年世界货物贸易总量的增长率下调至-0.1%。


日本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受全球市场波动的影响较大,在世界贸易整体收缩的情况下,2019年不仅日本对华贸易呈负增长,日本与主要贸易对象的双边贸易增长率也大部分是负数。如表3所示,2019年日本对世界进出口贸易的增长率为-4.0%,其中,出口增长率为-4.4%,进口增长率为-3.7%,总体贸易逆差150.8亿美元。在主要贸易对象中,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基本没有减少,进口下降2.9%,进出口总额下降1.1%。2019年美国在日本出口对象排名中超过中国位列第一位,在进口对象排名中位列第二位;中国在日本出口对象排名中位列第二位,在进口对象排名中位列第一位。中日贸易额(包括出口和进口)总体上仍然超过日美贸易额。

 

表3  2019年日本与主要贸易对象进出口贸易情况

单位:亿美元,%


进出口总额

出口

进口

贸易差额


金额

增长率

金额

增长率

金额

增长率

金额

世界

14264.5

-4.0

7056.8

-4.4

7207.6

-3.7

-150.8

中国

3039.6

-4.2

1347.0

-6.4

1692.6

-2.5

-345.7

美国

2191.0

-1.1

1398.8

-0.1

792.1

-2.9

606.7

ASEAN

2140.4

-5.5

1062.2

-7.1

1078.2

-3.9

-16.0

EU(28)

1712.9

0.0

821.3

-1.5

891.6

1.4

-70.3

韩国

758.4

-10.4

462.5

-11.9

295.9

-7.9

166.6

澳大利亚

599.5

-4.6

144.9

-15.3

454.6

-0.5

-309.7

泰国

555.5

-3.1

301.9

-6.4

253.6

1.2

48.3

德国

451.9

-3.5

202.3

-3.1

249.7

-3.9

-47.4

越南

389.9

3.9

165.0

0.5

224.9

6.6

-59.9

阿联酋

333.9

-5.8

71.9

-9.1

262.0

-4.8

-190.1

沙特阿拉伯

327.4

-13.6

51.1

24.3

276.3

-18.2

-225.1

印度尼西亚

321.7

-13.8

139.9

-11.4

181.8

-15.6

-41.9

马来西亚

309.5

-5.8

132.9

-4.7

176.6

-6.7

-43.7

新加坡

279.6

-15.6

201.6

-13.9

78.0

-19.9

123.6

英国

220.2

-0.5

138.8

-0.1

81.4

-1.1

57.4

俄罗斯

214.9

-6.1

71.7

-1.7

143.1

-8.1

-71.4

菲律宾

212.6

-2.0

106.6

-5.4

106.0

1.7

0.5

加拿大

206.7

-1.9

88.7

-5.1

118.0

0.6

-29.3

资料来源:日本貿易振興機構:

https://www.jetro.go.jp/world/japan/stats/trade/.


说明:进出口总额=出口额+进口额,贸易差额=出口额-进口额,负数为贸易逆差。

 

2019年,日本对东盟的进出口贸易增长率为-5.5%,其中,出口增长率为-7.1%,进口增长率为-3.9%;对欧盟的进出口贸易基本与上年持平,出口增长率为-1.5%,进口增长率为1.4%,两者基本抵销;对韩国的进出口贸易大幅下降,增长率为-10.4%,其中,出口增长率为-11.9%,进口增长率为-7.9%,这反映了日韩贸易摩擦对双边经贸关系的冲击。因此,可以看出,在日本对外贸易整体下降的情况下,对华贸易的减少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对越南出口和进口均有所增加,增长率分别为0.5%和6.6%,这在2019年日本主要贸易对象中非常少见。并且,2018年越南在日本总出口和总进口中所占的份额分别为2.2%和2.8%,而2019年的出口份额和进口份额分别上升至2.3%和3.1%,在日本对外贸易中的比重有所提高。目前,越南是日本在东南亚的第三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占据了显著的贸易地位。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日本对外贸易向越南外溢,是日越贸易增长的主要动因之一。


(三)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定位转变,更多依托中国国内产业链


随着中国国内消费市场扩大,居民收入提高,日本对于中国国内市场更加倚重。根据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的调查报告显示,在认为中国具有投资潜力的日本制造业企业中,60.8%的企业认为有潜力的理由在于中国现有的市场规模,56.3%的企业认为中国具有投资潜力的理由在于未来市场的成长性。同时,随着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日本企业在餐饮娱乐、物流运输、连锁超市、旅游住宿等服务业领域也不断开拓中国市场。日本对中国市场的定位,已经逐渐从加工制造中心和出口基地,向消费中心转移。


在前面的案例中,假设C企业不是位于美国,而是位于中国,那么B企业从日本的A企业进口商品,经过加工生产后销售给C,就不会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如果B企业是一家日本在华企业,其生产和销售都在中国市场进行,其盈利能力将依托于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再进一步分析,如果A也是位于中国,那么B从A采购商品,加工生产后销售给C,这就形成了中国国内供应链。日本企业在中国的经营正在越来越多地依托这种中国国内供应链。在这种情况下,从数字来看,中日双边贸易有可能会减少,因为一部分供应链不再通过国家间的贸易完成,但是中日之间的经济联系并不会因此减弱。


(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联系增强,贸易趋向多元化


与日本对外贸易出口和进口均呈现负增长有所不同,2019年中国出口总额仍然维持了0.5%的正增长,进口则为-2.7%的负增长。受贸易摩擦的影响,2019年中美贸易大幅下降,中国对美国出口和进口增长率分别为-12.5%和-20.9%。美国在中国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2018年的19.2%下降到2019年的16.8%,在中国进口总额中的份额由2018年的7.3%下降到2019年的5.9%。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积极拓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交往。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联系继续增强,贸易更加趋向多元化。2019年,中国对欧盟的出口和进口增长率分别为4.9%和1.1%;欧盟在中国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2018年的16.4%上升至2019年的17.2%,在中国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由2018年的12.8%上升至2019年的13.3%。


2019年,中国对东盟的出口增长率为12.7%,进口增长率为5.0%;东盟在中国出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出口份额)由2018年的12.8%上升至14.4%,在中国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以下简称进口份额)由2018年的12.6%上升至13.6%。其中,中国对越南出口978.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6.7%;对越南进口641.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0.3%;越南是中国在东南亚的第一大出口对象国和第二大进口对象国,出口和进口份额分别达到3.9%和3.1%。中国对新加坡出口547.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6%;进口352.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4%;新加坡是中国在东南亚的第二大出口对象国,出口和进口份额分别达到2.2%和1.7%。中国对马来西亚出口521.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4.9%;进口718.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3.6%;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南亚的第一大进口对象国,出口和进口份额分别达到2.1%和3.5%。中国对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菲律宾的出口也有明显增长。此外,中国对俄罗斯的出口和进口增长率分别为3.7%和3.2%,对非洲的出口也取得了显著增长。

 

从中美贸易摩擦角度来看,中美已于2020年1月签订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美贸易摩擦对中日贸易的冲击将会有所缓和。但是,此前关税率被提高至25%的约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仍然维持着加征关税的状态,美国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也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中美之间的争端和博弈将长期存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复杂性和长期性,为中日经贸关系的发展增添了不确定性因素。


在日本经济增长低迷、国内需求不振的背景下,日本企业非常重视海外市场的发展。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对于日本企业来说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同时,中国市场的变动情况也受到日本企业的密切关注。日本国内对于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不仅在于中美贸易摩擦将会冲击中日之间的贸易,更在于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引起中国经济减速、中国国内市场缩小的话,中国对日本商品的整体需求将会减少,并对日本企业在华经营造成打击。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说,推动我国经济发展从量到质转变,稳定国内市场;改善营商环境,使国内供应链更加顺畅;提供更高质量的中间产品,延长供应链长度,对于稳定日本在华投资,缓冲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具有重要的意义。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下一篇:王毅告诉日本:不要把手伸太长!

导读:王毅告诉日本:不要把手伸太长! 2021年4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 4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路透社引述日方发布的新闻稿称,茂木敏充在电话中对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海域、香港局势以及有

推荐内容
  • 深度丨分布于日本

    温泉不只属于冬天,春夏皮肤更容易吸收温泉中的养分,且略高的温度能令肌肤的毛孔在极...

  • 萌宠丨可盐可甜!

    每当你举起手机 想要拍下自家猫主子的可爱瞬间 就会收获这样一张照片 ? ? ? 这就是...

  • 疫情下的秋叶原已

    「秋叶原」 ,作为御宅族文化的发源地而闻名世界。对于热爱流行偶像、游戏和动漫等日...

  • 变异新冠病毒在日

    旅途東京 你想知道的关于日本的吃喝玩乐都在这! 图片来自:NHK 在变异病毒的扩散下,...

  • 深度丨不得了!据

    这一次,不得了, 小编要带大家去一个 几乎所有日本人 都向往的精神圣域。 地理位置:...

  • 草津、鬼怒川、那

    入住草津、鬼怒川、那须温泉酒店,1泊2食8800日元/人(含部分车费),但节假日+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