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进入日本-> 政治-> 议会政党-> “我想在活着时,听到日本的道歉”(记者观察)

“我想在活着时,听到日本的道歉”(记者观察)

时间:2017-08-19 18:38来源:进入日本网整理 作者:进入日本

前文日媒:安倍修宪前景添变数 党内谨慎意见增多介绍:东京上千人举行年轻人宪法集会 抗议安倍修宪言行 日本东京21日举行年轻人反修宪集会活动,抗议安倍政权近期的修宪言论和强推争议性法案等行为。 安倍将发表施政方针演说 提及深化具体修宪讨论 据日媒报道,本月2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在例行国会开幕的众参两院全体会议上发表的施政方针演说概要日前曝光。报道。。。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2017年1月18日,两位小朋友在“周三示威”活动现场,手持“韩日废除协定!”“奶奶加油!”的标语牌。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本报记者 陈尚文摄 copyright 进入日本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老人。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本报记者 陈尚文摄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慰安妇”受害者金顺德的画作《被抓走的那一天》。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资料图片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受害者李玉善老人 copyright 进入日本

日本是要等受害者一一死去吗?”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我想在活着听到日本的一声道歉,可是我等得太久了。”在韩国京畿道广州市退村面元堂里的“分享之家”,91岁高龄的“慰安妇”受害者李玉善老人无奈地对本报记者说。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1942年的7月29日,当时年仅16岁的少女李玉善,不知道什么是战争,却牢牢记住了这一天。“大白天的,一条很宽的大路,前面很堵,一群男人满大街地抓人。两位身着便衣的男人看到我,一人抓着我一条胳膊,架起就走,把我扔上了一辆卡车……”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那个夜晚,很黑、很长。“我哭着哀求他们放我回家,却被堵上嘴。胸前衣服都湿透了,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鼻涕。”李玉善奶奶依然清晰记得,“上了火车,五六名年龄相仿的女孩挤在一起,被送去了中国吉林省延边州。”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日本军给每个女孩都起了日本名字,她们每天要被迫“接待”40至50名日本军人。“那不是慰安所,简直是杀人场”。李玉善的牙齿被打掉很多颗,由于长期被施暴,她的听觉出现障碍。日军为了预防性病,给她注射了水银,导致她终身无法生育。

copyright 进入日本

“我疯了似的想回家,可是被烙上‘丑陋’的烙印,没脸回。”2000年,“分享之家”所长安信权来到延边,问李玉善要不要回国,她先是拒绝,后来终于答应。当年6月,李玉善回到韩国,可是,“父母不在了,家人也大多不在了,只有两个弟弟还活着……想见的再也见不到了”,悠长的岁月,尘封了她对亲人的思念。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此后,李玉善勇敢地站出来,在韩国、美国、日本等地讲述自己的亲身遭遇,为“慰安妇”的存在作证。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因为心脏问题,李玉善曾收到过“死亡通知”,主治医生让她做手术,她却说,“已经是老人,做不做手术都会死,没必要”。她每天都要服用大量药物,她的背佝偻得厉害,采访时,她只能倚靠在床边,布满老茧的手和本报记者的手紧紧握着,抖个不停。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目前,生活在“分享之家”的“慰安妇”受害者老人不足10人,她们或年老或身患疾病,有几位只能躺在床上挨日子。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这一年多来,李玉善老得厉害。“看到那些没能等到日本道歉就离世的人,实在惋惜。如果能听到一句道歉再走,心里会好受些。可是,我好像也等不到日本的道歉了。”尽管再疼再累,她也坚持吃饭,“哪怕多吃一口饭、多喝一勺汤,也要活下去”。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日本当年做过那么多肮脏的丑事,如今为什么还要错上加错!留给日本解决问题的时间已经不多,日本是要等着这些受害者一一死去吗?”李玉善奶奶愤慨道,“停止歪曲历史事实,为战争中强征‘慰安妇’的罪行谢罪,在教科书中记录真相,难道不应该吗?日本应该正式道歉,恢复我们的名誉!”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受害者金福童老人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证据’还活生生地活着呢!”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每周三,一位头发花白、戴棕框眼镜的老奶奶时常会出现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参加一场示威活动。她是“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老人,今年92岁。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只有当事人说自己没做过,像话吗?”金福童老人对本报记者愤恨地说,日本政府不仅没有对从军“慰安妇”真诚道歉,还声称没有日本强征“慰安妇”的证据。“‘证据’还活生生地活着呢!”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1992年的一天,金福童从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有相关(从军“慰安妇”)经历的人,请来电联系。说还是不说呢?她犹豫了很久,“那些经历,怎么开得了口?”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15岁那年,金福童被骗“去日本工厂做工”,之后,随日本军队辗转于中国广东、香港和印度尼西亚等地,再回家时,,家人说她已经22岁了。“独自一人发愁,只有自己的内心被灼烧。”金福童老人说。“慰安妇”经历让她离不开药,也无法生儿育女。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想了许久,她终于拨出了电话。此后,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二战期间日本军“慰安妇”问题的真相,恢复“慰安妇”受害者的名誉,金福童老人四处奔走。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金福童还记得,61岁那一年,她第一次参加集会。坐大巴从釜山到首尔,单程5小时以上,集会举行得很艰难。“是真相的力量让我们坚持下来。”金福童说。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如今,最早参与到“周三示威”的“慰安妇”受害者中,只有金福童仍在世。很多受害者的身体状况不好,已难再出来参加活动。“像我这样身体还算硬朗的几个人,就要抗争到底。”老人的左眼完全失明,右眼视力微弱,不能再经受大的刺激。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1993年6月,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世界人权大会上,金福童以自身经历,向世界讲述了战争中日本军对女性犯下的暴行。当年世界人权大会发布的决议中,就提及了“慰安妇”问题。

copyright 进入日本

2015年12月底,韩日政府就“慰安妇”问题达成相关协议,日本政府兑现所谓承诺,向韩国主导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约合977万美元),同时不断要求韩方撤除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的少女像。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把钱还回去!用钱来解决‘慰安妇’问题,当这一问题并不存在,这根本不是我们需要的!”金福童认为,这份未经受害者同意的协议是无效的。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金福童说,为了找回当年的笑容、梦想和名誉,她奋斗至今,就是为了“让年轻人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所经历的牺牲,让历史不再重演”。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我们做过,我们错了,请原谅我们’,这样堂堂正正地说一句道歉,怎么就那么难?”老人说,只要还活着,就一定坚持,“我要等到日本道歉、认错的那一天”。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援助团体常任代表尹美香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长达1/4个世纪的“呐喊”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1992年1月8日,时任日本首相宫泽喜一访问韩国,为抗议日本政府否认军队强征“慰安妇”的罪行,韩国市民团体举行了集会。此后,每个周三,集会都如期举行,“慰安妇”受害者也加入了集会。100次、500次、1000次,25年过去了……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从未想过会坚持这么久。也没想到这么久了,‘慰安妇’问题还没解决。”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以下简称“挺对协”)常任代表尹美香告诉本报记者,“挺对协”为解决日本从军“慰安妇”问题组织的定期周三示威,她几乎从未缺席。1992年初,20多岁的尹美香就加入了“挺对协”。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1990年6月,日本社会党议员本冈昭次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质询,要求政府承担责任、展开调查。而日本劳动省职业安定局局长清水伝雄对此表示抗拒,并称“慰安妇”是由民间业主从事的活动,与军队和国家没有关系。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在此背景下,韩国37个女性团体于1990年11月成立了“挺对协”。1991年8月14日,金学顺奶奶找到“挺对协”办公室,以亲身经历最早指认日军令人发指的暴行。之后,更多“慰安妇”受害者开始发声。 copyright 进入日本

尹美香的主要工作是接受“慰安妇”受害者的申诉、收集资料,再交由研究人员整理证词。电话那头的纠结、哭泣,见面时对方的犹豫、痛苦,让尹美香刻骨铭心。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还记得,金顺德奶奶来到办公室时,只说自己在工厂做工,尹美香只好说她们不受理强征劳工的案例。老人走后又折回来,坦言自己被所谓“日本工厂”招工欺骗,成了“慰安妇”……如今,金顺德奶奶已故去,只留下了《没有绽放的花》《被抓走的那一天》等画作。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周三示威”为什么能坚持25年?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尹美香告诉本报记者,一是因为“慰安妇”受害者们从未言弃。已故的姜德京奶奶当年在被查出肺癌晚期后,一到周三,仍坚持要到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参加集会。到了现场,她站不住,只能坐在那里,“呼呼……”喘着粗气,表情痛苦异常,集会结束后再立刻返回医院。姜德京奶奶曾说:“如果我因为痛,就这么倒下了,日本就以为我会放弃,所以我一定要去。”

copyright 进入日本

二是因为韩国社会为受害者发出的“呐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强征“慰安妇”的罪行、真诚道歉并进行法律赔偿。韩国社会不再冷嘲热讽,而是逐渐“承认”她们的存在,“我们以你们为傲”“你们坚持活下来就是我们的历史老师”。

copyright 进入日本

“把奶奶们的经历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知晓。即使她们含恨离去,也要守护她们的人权,恢复她们的名誉。”尹美香说,问题一天不解决,她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本文来自进入日本网

韩国艺术家金运成、金曙炅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一把“空椅子”,传递多少情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2011年1月的一个周三,经首尔光化门广场向着仁寺洞方向,韩国艺术家金运成在急匆匆地赶路,途经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一群人正在集会,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前排。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从金学顺奶奶站到公众面前至今,20年了,问题仍没解决,奶奶们还在抗争,我们要为记录这段残忍的历史做点什么。”金运成夫人金曙炅说。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后文新华国际时评:为勇于揭露战争罪行的日本媒体点赞导读:原标题:为勇于揭露战争罪行的日本媒体点赞 日本NHK电视台日前播放的特别节目《731部队的真相》,发掘了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成员超过20个小时的认罪录音,揭露了该部队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随后,《朝日新闻》网络版也报道了当年731部队的一名见习技术员回忆的亲身经历。 这部纪录片和有关。。。
推荐内容
  • 日本自民党关注野田参选动向 凑齐推

    中新网9月3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将于8日发布公告,随着日期临近,有意参选的前总务会长野田圣子开始为确保20名推荐人而积极奔走。 在全部7个派系一...

  • 赔偿是与虎谋皮 日本政府为何不接受

    赔偿是与虎谋皮 日本政府为何不接受9·29判决? 2003-10-10 01:22:53 人民网 牐犇戏酵讯9月29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13名因侵华日军遗留化...

  • 受安倍丑闻波及 日本自民党拟全力消

    受安倍丑闻波及 日本自民党拟全力消除负面影响 2017年06月26日 1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视频:日本加计学园丑闻发酵 安倍修宪计划或被打乱来源:央视新...

  • 日国会众院通过共谋罪法案

    □ 本报驻日本记者 冀勇 5月23日,日本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法案中将增设的“共谋罪”备受关注,因此也被称为“共谋罪”相关法...

  • 日本众院通过“反阴谋法案”引各界质

    日本众院通过“反阴谋法案”引各界质疑 23号,日本执政联盟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一份有争议的法案——“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也叫“反阴谋法案...

  • 日邮政改革反对派另立新党 名称可能

    本报综合报道 16日,日本自民党原政策协调会长龟井静香、原众议院议长棉贯民辅等自民党邮政改革反对派在东京会晤,决定组成新党参加9月11日举行的大选,正式决定将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