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日本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进入日本-> 国际-> 非洲外交-> 帕特里克·曼宁谈全球史、移民与民族国家

帕特里克·曼宁谈全球史、移民与民族国家

时间:2018-08-02 18:11来源:进入日本网整理 作者:进入日本

前文“蜘蛛侠”获法国籍告别黑移民历史 却引尴尬讨论介绍:原标题:马里“蜘蛛侠”获法国籍告别黑移民历史 却引发尴尬讨论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22岁的马里非法移民因在闹市勇救儿童受到马克龙接见,随后他正式告别黑移民历史,获得合法居留证。“蜘蛛侠加入法国国籍,‘童话’背后的移民问题”。30日,法国《世界报》以此为题提出质疑,认为这种对移民英雄奖励。。。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copyright 进入日本

帕特里克·曼宁(澎湃新闻 蒋立冬绘)
帕特里克·曼宁(Patrick Manning,1941-)先生是美国匹兹堡大学世界史专业安德鲁·W·梅隆(Andrew W. Mellon)讲席教授、荣休教授,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2016-2017)。他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非洲经济史、人口史(非洲奴隶贸易)、法语区非洲社会文化史、全球移民史及科学史等。目前,他主要指导“历史信息合作与分析”(Collaborative for Historical Information and Analysis)项目,并致力于世界史数据资源的创建与共享工作。他已译介至国内的代表作有《世界史导航:全球视角的构建》《世界历史上的移民》《历史上的大数据》(Big Data in History,待出),其他主要著作包括《非洲移民:透过文化看历史》(The African Diaspora: A History through Culture)、《世界历史的全球实践:全球的进步》(Global Practice in World History: Advances Worldwide)、《世界史:全球与地方的交互》(World History: Global and Local Interactions)等。2017年9月至10月间,曼宁教授应山东大学全球史与跨国史研究院邀请开设“全球史概论”系列讲座,一共六讲。在此期间,曼宁教授就全球史的相关问题接受了专访。

进入日本,www.wokou.net.cn


您从进入威斯康辛大学学习历史开始,一直致力于非洲史的研究且坚持至今。非洲究竟有什么魔力吸引您在这一领域耕耘如此之久?
曼宁:我非常有幸参加一个关于非洲的优秀的项目,该项目汇集了诸多来自不同领域的杰出教授。1963年我开始读研究生时,非洲史刚刚被确立为一个学科,但当时许多历史学家并不认为它能成为一个学科或研究领域。确实,最初关于非洲的书面文献似乎十分有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发现了更多的材料。所以,文献不足的问题其实只是出于想象。我们努力工作,以其他方式提出证据。一种是传统的访谈形式,另一种为文化史和人类学的研究等。我们尽量寻找不同的文献收集方式。当我毕业之时,研究非洲史已有一些时日。然后我继续学习了其他内容,但总感觉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另外,我发现很多关于非洲和非洲史方面观念错误的反讽之事,其中大多都是偏见和其他类型的信息错误。举例言之,一些曾经研究农业史的学者认为,非洲因土地贫瘠而无法支撑起先进农业的发展。但非洲现在的人口比那时多五倍,所以该观点可谓不攻自破。另外,也有人发现,一些专家所撰述的内容甚至都是错误的,这些都促使我进行回头研究。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那您肯定经常前往非洲?
曼宁:确实如此,但我并未逗留太长时间。在1966和1967年,为了撰写论文,我去过几次。但之后因个人事务及家庭原因,我一度中止了研究。后来,我又回到非洲研究领域。在最近十二年中,我每年都会去。当然,我在城市度过的时间远多于农村,也领略到了非洲西部众多不同国家的文化。
从1980年代晚期开始,您就一直潜心于全球史领域的研究,长达三十多年。您此前关注的焦点一直在达荷美的经济史研究,后来为何又转向全球史领域?
曼宁:最近有人问及相似的问题,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如你所说,我对非洲史的最初研究关注于达荷美1880-1914年这一短暂时期的经济问题。当时我的研究关切为:法国征服并接管达荷美的事务中,有多少是殖民当局没有改变的?研究发现,在经济领域有一个原本就组织良好的体系延续下来,而法国在理论上并未重塑该体系。我继续探索,于是有了更多发现。直至三十年后,我出版了一本书,该书时间跨度较大,涵盖1640年以后该地所有的奴隶贸易。在奴隶制度下,直至1960年,该地的很多黑人被运送出去,这种掠夺似乎给当地带来了极为沉痛的灾难。如今的观点则完全不同,研究者们认为,有限的奴隶贸易是达荷美同世界交流互动的窗口,不会带来更多伤害。首先,早期很多人因奴隶制被运出只是阻止了更多社会冲突。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后来我又发现,到了非洲同世界交流的二十世纪,法国政府收取了大量税款,但这些钱并未花在当地,而是被送至其他地方。所以,繁重的税收制度对当地的损害远超奴隶贸易。我因此而沉迷于全球史,这就是我为什么研究该领域、该国家,特别是关于奴隶制和人口的问题。我开始研究奴隶贸易总体上对非洲人口有什么影响,并仍然致力于该问题的探究。我还在写另一本书,也是希望能澄清该问题。而且我发现,并非仅仅是从非洲到美洲的浪潮,也包括后来部分非洲人返回非洲故土,通过美国理念来重塑非洲。这些往来迁移的现象说明了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交互联系——不仅与欧洲征服者,也包括美国人。
毫无疑问,全球史已经成为当前史学研究领域的新潮流,但究竟什么是“全球史”似乎还有些众说纷纭。也有学者直接以What Is Global History为名出版了专著,较有影响者包括柯娇燕(Pamela Kyle Crossley,2008)及塞巴斯蒂安·康拉德(Sebastian Conrad,2016)。有人认为全球史是一种视野,有人认为它是一种研究取向,抑或将之视为一门学科。您如何看待全球史研究中的理论分歧?您对“全球史”又有哪些新的理解?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曼宁: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与此相关的讨论不会停止,并会一直持续下去。首先,我想评论一下这些书。有一个系列丛书以“什么是什么”为名,比如“什么是经济史”“什么是中国史”“什么是全球史”等,所以你的这个问题就不仅是针对全球史了。但是,人们确实要问:“全球史是什么?它与其他历史有何不同?”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刚才的讨论,即关于我本人从非洲史向全球史“跨越”的问题。我于2009年写了一本名为《非洲移民:透过文化看历史》的书,之所以称“透过文化看历史”,是因为我们在早期并没有关于非洲的大量书面材料。但你仍然可以从他们的文化现象,从诸如歌曲、服装和建筑等相类的物质文化元素中找到证据。所以这本关于整个非洲大陆的书,包括那些被运到美国、欧洲、西亚和南亚的非洲人,均是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研究非洲史就是研究全球史的一种不错方式。
copyright 进入日本

关于全球史,首先,我们曾做过国别史的研究,但全球史并非国别史。我们可以从国别史的视角观察中国这样的大国,亦可观察我所来自的另一个大国——美国。人们还可以继续深入探究,甚或利用某个国家的历史。那是真实的历史,因为至少从十九世纪后期,也就是1870年代到1880年代以后,历史真正前进了一步:大学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就连化学博士也成了普遍现象,而欧洲的国别史、亚洲的国别史,最后包括非洲的国别史也繁荣兴起。但我们发现,人类的历史远比国家的历史还要长,它不止是国家、政府、君主制和共和国。历史有很多不同的层面,而全球史即试图研究所有。
你们或许会认为这根本不可能,人们对全球史的质疑之一即是其研究内容太大,并试图包揽整个世界。其实,当前即有一些世界范围的现象,比如传播极为广泛的流行文化,或者诸如流感等疫病,人们似乎都不会理睬。但这里确实有一些全球性的故事。所以,全球史即是如此。但历史更为复杂,关于全球史的研究,我认为存在“规模”(scale)。我所使用的这个术语没有广泛用于英语或其他语言,而我们开展规模分析,需要经历从“最小规模”到“最大规模”的梯度变化。生物学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当我们从事微生物研究时,我们观察到的是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组织,然后从研究个体、动物和植物到观察整个宇宙。我认为,并非仅我自己持这种观点。之所以说全球史试图研究所有事情,是因为历史发生于所有事情的不同层面。 内容来自进入日本
那么再说国别史研究的问题。如果你认为国家造就一切,并想藉此解释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你已经如愿以偿。但在某些情况下,看似是地方因素的影响却颇具全球色彩,诸如全球性的疫病等。所以我们要将全球史视为宏大的、世界性的领域,这就要求人们更为努力地探索。不过,我们可能必须要找到一个全新的历史书写方式,从而达到使人们理解的目的。因为我们绝不可能看到一切,我们或许只能得到历史上的一个剪影。
跨国史概念的出现要晚于全球史,您认为全球史与跨国史有何联系与区别?跨国史关注的核心问题与全球史有何不同?
曼宁:简单地回答,跨国史的问题一次又一次被提起,国别史学家明白其中有跨国史的因素。一名美国史学家可能会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加拿大,认为研究一些其他国家的信息有助于促进他们对自己国家的理解。而全球史学家的目标不是去解释一个国家,而是去解释世界或者世界的一大部分。所以就会有一些看似矛盾的情况:两个历史学家做的研究几乎相同,同样的文献,同样的问题,但一个是利用这些文献促进对一个国家的理解,而另一个是利用这些文献促进对全球情境的理解。历史被整理成不同类别的文献,有政治史、经济史、社会史及文学史等,还有地区文献、国家文献和全球文献。跨国史学家研究国家文献,而全球史学家研究全球文献。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更复杂的是,人们之所以将“跨国”这个词叫作“跨国”,因为他们不想一下子跳到全球范围。我发现今天的美国,有更多的人给自己贴上跨国史学家的标签,而不是全球史学家。这是因为成为一个跨国史学家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训练,你想做就能做。但他们中的许多人确实有所创获。不过我的意思是,他们的发现停留在个人层面,而其他人也有过相同的发现。我的预测是接下来有一些国别史学家用跨国史的方式做研究,所以这一波跨国史浪潮将会增长,但紧接着会下降,而全球史将能够持续增长。未来十年全球史会发生什么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进行全球史的研究有时可能困难很大,因为范围太过宽广。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从一个小的方面介入全球史,比如选择美国传教士,他们在传教的同时,促进了全球信息的交流互通,能否以他们作为全球史的微观缩影?
进入日本网(www.wokou.net.cn)

曼宁:当然可以。但是也应发现其中存在着危险。我想以移民史为例。人口迁移具有很长的历史,但一开始我们仅仅研究移民的一部分,譬如他们的迁入和定居,而这使移民史的研究越走越窄。尽管迁移是一种流动,大部分的历史局限在区域内部,即具有本地化的特征,和其他地区似乎没有联系。作为一名移民史学家,我研究的是非洲奴隶史。我确信这一历史和欧洲或中国的人口迁移处在同一时期。尽管后两者的人口迁移主体并非奴隶,但他们也经历了独为异客之愁。在进行移民史研究时,应该将这些不同的经历结合起来。奴隶迁移史的研究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被接纳为移民史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特定领域会循环往复,就像一些古老的故事被一遍又一遍地讲述一样。
对于传教士而言,他们背井离乡,将福音和善言带给千里之外的人们。返回故乡后,他们仅将其事迹记录下来,或喜或悲,却不进行分析。因为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必要将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和同时期其他事件联系起来。此外,有时你所使用的材料的语言也会阻碍你。当你发现某个特定的词汇被反复使用,你就会渐渐明白这个词表达的意思。当阅读历史文献的时候,你必须抓住这些信息,从背后发掘其意义。我并不是在劝阻你,事实上,,我的一位博士生正在研究一名传教士。这名传教士生于荷兰,长在美国,后来前往日本,终其一生都在日本传教授课,并成为日本许多政要和大学领袖的老师。他在日本政治变革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因而具有重要意义。 日本最新动态-www.wokou.net.cn
我们遇到的移民问题都是中国和西方的故事,在过去的两百年里,仍有许多在中国发生的和西方无关,而关于中国南北方之间、中国和东南亚之间以及中国和印度之间的故事。无论如何,任何故事经过深入挖掘,都能够找到十分有趣的观点。这些问题是为了找到一些优秀的小型全球史研究项目,需要好好研究,阅读关于大项目的专著,反问自己这些研究者们是如何设定大问题的,看能不能应用到自己的研究中。
您关于全球史的研究中,黑人移民群体是您的重要关切。不可否认,移民群体的全球性流动也是全球史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您能谈谈当前美国学界关于移民问题的研究状况吗?
曼宁:我们可以从《阴郁的指令:亚洲移民与全球化的边界》(Melancholy Order: Asian Migration and the Globalization of Borders)一书谈起。该书的作者是我的朋友亚当·基翁(Adam McKeown),我们关系很亲密。不幸的是,他最近因意外而突然离世,我们将参加他的追悼仪式。

copyright 进入日本


文章采编自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进入日本网,本网将立即处理。

PS: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进入日本网立场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进入日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进入日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判断相关内容。

------分隔线----------------------------
后文浅谈SAT阅读文章之移民类话题(上篇)导读:浅谈SAT阅读文章之移民类话题(上篇) 2015-03-19 16:13 来源:北京朗阁 英语阅读 原标题:浅谈SAT阅读文章之移民类话题(上篇) 朗阁海外考试研究中心/徐露露 TOEFL和SAT是ETS旗下两大考试,前者是语言类考试,阅读部分的文章文体主要是说明文,并且题材以“自然科学类”为主要。。。
推荐内容
  • 帕特里克·曼宁谈全球史、移民与民族

    帕特里克·曼宁(澎湃新闻 蒋立冬绘) 帕特里克·曼宁(Patrick Manning,1941-)先生是美国匹兹堡大学世界史专业安德鲁·W·梅隆(Andrew ...

  • 南非百年前曾现“日本威胁论”声称土

    西方渲染“日本威胁论”的漫画 描绘纺织工厂的日本“浮世绘” ○本报特约撰稿 章鲁生 一位南非作家在其著作《虎视眈眈的黄种人》中主张,英国人和荷兰人必须联手,甚至...

  • 非洲难民生存状况堪忧

    国际移民组织4月11日表示,该组织在尼日尔和利比亚的工作人员过去数周提交的报告显示,非洲难民前往欧洲的道路上存在现代版的“奴隶市场”,成百上千的非洲年轻人像商品...

  • 【北京论坛(2013)学术简报】地

    原标题:【北京论坛(2013)学术简报】地区合作与冲突:多元文化的视角(三) 2013年11月2日下午,北京论坛(2013)分论坛“地区合作与冲突:多元文化的视...

  • 欧盟欲重金“遣返”非洲难民 草案遭

    9日,在希腊的莱斯沃斯岛,一个男孩站在海滩上。他刚刚随一批难民和非法移民从土耳其乘小船到达这里。新华/法新 面对日益严峻的难民和非法移民涌入潮,欧洲联盟打算“放...

  • 欧元区失业率再创新高欧洲人赴非洲南

    欧元区经济已经连续两个季度陷入衰退,企业被迫削减成本以应对困境,就业形势不断恶化。欧盟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欧元区失业率升至11.7%,再创有...